剑道周记 第二周

同样是运动,滑翔伞和剑道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不一样。

承托滑翔伞的是空气,让它向上的力量是热能或动能产生的气流,影响气流所在地点的是风向和地形,决定最大上升高度的是逆温层的位置、云底的高度和温差。天气绝好,云路排成整齐一条的日子,不需要刀片状切过空气的高级别伞,伞形像是大面包一样的初级伞也能够做距离惊人的越野。而拿着竹剑的是手,一切的控制在于人。

飞伞是在自由中自律,剑道是在自律中自由。

好久没有像是等待春游的的小学生一般默默倒数着日子的心情了。春游的早上似乎总会下雨,而临近周末的时候我偏偏感冒加低烧,好在周六早上醒来发现好了。金牛也出差回来,就搭上他的顺风车去练习。

周六领到了上身白色下身深蓝的道服。跟着师姐去学穿。白色厚厚粗棉布织成上衣很容易穿,但是黑色的袴(hakama)很让人头疼。道服上的蝴蝶结要横着打,袴的带子散着的地方要掖好。「否则考试会扣分的哦」,师姐仔细地解释说。

虽说教练的指导认真仔细,但是至少在入门的阶段,前辈的指导和纠正是训练的重要部分。错误的动作,不明白的招式,用力不对的地方,组合练习的招式,都是各个前辈一点一点解释的。

练习的时候所有的人相对站成两排,各做一组或几组练习,单个动作做五次到二十次不等为一组。做完后持剑做出中段的姿势(右脚在前,左脚前脚掌着地在后,双手握剑在身体中心,剑尖指对方喉咙),叫「交换」的时候,把手自然垂下,跟对方鞠躬,说「辛苦了」。再往右挪一个位置,跟下一个同伴相对。一个新的招式,在和第一个同伴练习的时候可能完全不知道怎么做,轮换中,经过同伴的解释和指出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到第七八个对手的时候,也许已经做得像点样子了。

周日做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动作:挑对手的剑尖。做起来手中的剑完全不听使唤,左右方向都无法控制。还是前辈一点一点的教要领,左手拿剑,右手完全不动只控制方向,还安慰说,本来就很难,不要急。这样的教学方式,让我想起来法国乡村小学中,各个年纪的学生都在一起上学,老师教年纪大些的,然后大孩子再倒过来教小孩子。

很让人郁闷的事情,是大运会的缘故,练习的场馆不再能用,练习要暂停两个月之久,我家楼下的道馆使用的是壁球场地,太小,而且韩国教练看起来有点凶……下周再报告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