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周记第三周 杂记

粗人一枚

周日练完剑,叠道服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嚷嚷说,「教练啊,原来我就一粗人,你看人家修身养性,养花弄草琴棋书画的,我拿个大棍子练打架,觉得挺修身养性的。」李教练在旁边收剑,笑而不语。

小学生

成年了再纯凭兴趣学什么东西,其实很幸福。那种一点一点从不会到会,从一窍不通到稍稍明白一点的满足感,是生活中很少有其它东西能够给予。加上初学,不需要问太多问题,仅有的那点问题连老师都不用麻烦,学得久一点的人都能够给个还算靠谱的回答。顿时就在成年时过上小学生般天真浪漫的生活,听老师话,和同学友爱相处,不懂就问,有时到隔壁班去串门。我小学过得悲催无比,长大了重新做小学生倒是很快乐。

居合道

今天是某道馆的五周年庆典,来了很多前辈。比较特别的是香港来的练居合道的前辈。前辈展示的技法有「袈裟切」、「诸手切」、「三方切」、「四方切」。以对应不同方位有敌人来袭的情形。

(维基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1%85%E5%90%88%E9%81%93)

招式干脆利落没有一点花巧,基本上目的是一招必杀。如果三方都有敌人的话是先砍伤前方敌人面部、转到后方杀死后方敌人,再杀死左方敌人,最后转到前方杀死前方敌人。

自己是接受不了以杀人为目的的训练,连五段汪老师不时用真刀实战来解释剑道招式都觉得有点不适,居合道演示的时候却觉得纠结而又有点滑稽。一个完全是用来杀敌的武术,在这个时代连对练都不可能,变成了像是茶道花道一样仪式性注重内心修炼、气势和美感的存在,不知道是应该稍稍觉得悲哀还是庆幸。

武侠片的一点破绽

武侠片不是经常有大侠没有兵器,趁敌人不备抽出对方佩剑的情形么?原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佩剑的时候,是一定要把大拇指伸出来一些,扣住剑,让对方无法抢到。这是应该是初学者都不太可能犯的错误呢。

剑道出剑的时候用的完全是左手的力气,右手只是用来扶正方向而已。终于调整过来了,悲哀的是现在左臂开始痛了。

穿叠道服

上了六节课,终于把道服怎么穿叠整清楚了。本来的道馆因为两个教练都是大男生,不好意思教女生穿道服,都是师姐们教的,师姐们也没有弄清楚,每个教得都不大一样,整得我更是糊里糊涂。到了新道馆的师姐教了我两次,终于弄明白,可以回旧道馆去教师姐了。

叠道服也一样,剑袴前面有五道褶子,代表天地君师啥的,都要依纹路叠好,和滑翔伞的手风琴叠法有点像,叠了几次有点门路了,昨晚洗好照着下面的图叠了一次(平时照第一行那样叠好就把衣服也放在上面打个蝴蝶结完事~),居然还挺像样子的。

图片摘自 http://wazajournal.com/supplies/normal-way-to-fold-a-hakama.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