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周记第七周 Schrödinger’s Cat

八月的深圳,不下雨的话总有三十五六度。没有冷气只有一部大风扇的羽毛球馆被太阳烤着,刚刚进去还没有换上道服就已经有点呼吸不畅。去得早,先央了师兄陪我练最近觉得很有趣的剑道形,人渐渐来了,就轮着擦地板,集合热身,再集体练了一会儿剑道形,上甲的师兄们分开练习,我们轮着打冲击面,馆长吴师兄喊结束的时候,我刚打完最后一支面,蹲在地上大口喘气,身体里面似乎一点点剩余的力量都没有了。以往课程结束的时候总觉得懊恼,应该再尽力一点的,这次终于不需要了。

休息了好久,慢慢谈笑打闹换衣服叠衣服收拾护具竹剑木刀,才一起穿过落满白色黄心鸡蛋花的院子去吃芒果冰的地方,当然我先跑到了隔壁的七十一买了两瓶啤酒。大家点好各色刨冰和冷面,满上啤酒连喝两杯,才算回了神。

缪师兄还是一贯慢吞吞的样子,拿着啤酒慢慢啜,说,「真想不到你快上甲了呀。」换衣服的时候,就在说似乎我订的甲会提前和道馆比我多练了一个多月的七个师兄师姐的甲一起到,大概还有三周。甲到的时间从一开始估算的两个月提前到了一个多月到了现在的三个星期,突然间有点慌了,其实什么都还没有练好。脚步不稳,挥剑也是刚刚找到感觉,练得还太少。

之前河马在推上问,为什么上甲似乎是很大的一件事。想了好几天,上了甲,就代表着你至少是认真准备练习的,而不是「永远的新人了」。集合列队的时候,是按练习的时间场馆,但是有例外,那就是是有段位的排在没有段位的前面,而上甲的排在没有上甲的前面的。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上甲就意味着要挨打了。

上甲的第一道程序,就是戴好了甲,全道馆的人依次打冲击面,那应该是没有练习过武术的人,成年后第一次体验「被着意施加在身体上面的痛楚」。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十次到三十次,打击来自道馆中的每个人,从高段的老师到第一天练习的新同学。虽然头部有保护,但是钝痛是免不了的(刚练习不久的时候戴着师姐的面试过)。在我的理解中,那才是对剑士的第一次试炼。当然你可以给别人施加痛楚,但是你是否可以忍受别人施加在你自己身上的痛楚,还怀着感恩的心呢?

萧教练也曾经说过,什么时候能戴甲了,就是你被这么一串打下来,挺过来了,就能上甲了。可惜这是个Schrödinger’s cat 的问题,你不打开盒子,就不会知道猫咪的死活,而不戴上面被打上这二十几三十次,也不会知道到底能不能上甲。

另外总是听前辈说的是如果基本功没有练好的话,上了甲怎么也加了十来斤重量,加上戴上面之后视野有限,所以姿势很容易崩溃。

这一关过了之后,其实应该很好玩才对,因为可以和师兄师姐一起练习了,打击的也是真实的部位而不是竹刀了。可以多点练我喜欢的切反了呀,可以打冲击面的时候练体碰了呀。而关于自由练习和比赛,是我半点头脑也摸不着的东西,现在也就不去担心了。

我觉得现在练习剑道,比起学滑翔伞的时候,更加会保护自己的心了。当然圈子的氛围更好,但是也会只和喜欢的宽容而认真的人在一起,而跟其他人保持礼貌距离了。也会挑选自己在意和选择记住的事情了。也许,这个就是我往「正觉」走的小小一步吧。

对了对了,本来说写什么道服啊竹剑啊,前两天发现台湾一个三段前辈的的博客,写得比我能写的好上一百倍不止,我就直接偷懒了。继续写我这个笨小孩练习的一点点想法。前辈的博客 http://hiffy.blogspot.com/ (需翻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