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尽头

大运会的工作结束,跑去北京见了 @jinxray、 小舟、@paveo 、郭磊和知乎众人。从未谋面却似乎已经像是生活一部分的人,见了面完全没有失望反而加了一层亲切,真好。

到北京的时候天就是灰蒙蒙的,下了几阵雨,晚上已经有了寒意。上飞机的时候想象自己挥舞白色手绢大喊:「再见了北京,我要回南方再过两个月的夏天。」

第二天醒来,发现灰蒙蒙的天跟着我从北京到了深圳,空气中多了一丝北方沙土和烧麦秆混合的味道。也许过几天蓝色的天会再回来,但是再要看到夏天大块大块的卷云就要再等待十个月了,我错过了这个夏季最后的几天。

而这个夏天就在抱着道服竹剑和大家跑来跑去在各个道场练习中度过了,开始两三个星期每次练习结束以后的肌肉酸痛已经不见踪影,手臂上有了结结实实的肌肉(现在的恶趣味就是到处要人摸摸,你看很硬对不对?再看着各位男士的各种表情复杂~),而左脚的脚底就像是挖开了又填上填上了又挖开的深南大道,破了又愈合,好了再磨破,左右手上有了大小不一的各式茧子。不需要福尔摩斯,任何一个练过两天剑道的人看到我的手,都会知道是初学的孩子。

我是没有 “half in” 模式的人,任何的东西,恋爱旅行飞伞剑道,都只会 “all in” , 其实也奢望过自己的生活能够平衡一些,但最后还是接受了自己不是长袖善舞,任何事情都举重若轻的人,生活分配给我的是 “hard mode”,就只能按照 “hard mode” 默默走下去。(当然还会祈祷说,换”easy mode” 好不好嘛?)

从墨西哥回来,心里一直觉得等到八月底,我会对之后一年的生活有个打算。到现在的想法,是冬夏去旅行,其它时候还是在这里,剑道很好玩儿,小说怎么样也得写否则死不瞑目,以前想去欧洲是因为没人聊天觉得寂寞,但是在知乎上认识了这么一班朋友能聊各种话题的朋友之后也不寂寞了,不怎么需要做但是可以赚到足够旅行衣食的工作怎么也是奢侈,再抱怨就该着天谴了。

所以接下来的这个冬天,(深圳在我的心目中,是只有夏天、冬天和 in between 的混沌天气的),任务就是把小说的初稿和墨西哥游记给死磕出来,接到工作就乖乖干活,继续玩儿剑道,对了,十月前要决定冬天去哪里,(中东夏威夷尼泊尔南美?)什么时候去就只能十二月再定了。

叹气,我飞伞的时候心里很安稳,挥剑的时候心里很安稳,为什么写小说的时候那么煎熬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