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中的仙人掌刺 野蛮生长 (上)

今天无端想起一个旅行时认识的朋友。

「旅行」是我心中很执着很珍惜的一样东西。也许是因为我的知识库中让我从容面对生活的一切都是从旅行中学到的缘故。在东非草原上学习如何与团体相处,在尼泊尔的飞行员小镇中学习如何与珍爱的朋友告别从而知道要珍惜共处的时光,而在墨西哥的三个月,似乎是学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连去朋友家晚上喝酒聊天之后把东西收好,都是住青年旅馆和 coach surfing 养成的习惯。

旅行中看到的一切美景,其实都只是故事发生的背景而已。我们总以为自己旅行是为了看风景,其实很多很多年以后记住的却是故事,当然,还有人。

June就是其中的一个。想起她是因为早上煮咖啡的时候想到了 @kornephoros 夸我的「野生」。其实June才是真正野生的物种。在南非住了七年的她,facebook上面的相片经常是各种嬉皮聚会,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张中,她穿着纯白的吊带裙,脸上涂着白色花纹,头上项上臂上缠绕着各种繁复的嬉皮饰物,左手捧一个非洲原著民的木碗,里面装着的应该是艾草块,烟雾缭绕,而高高举起的右手握着一束干叶,头高仰,清亮的眼睛望着天。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墨西哥城 Hostel Amigo 的宿舍,那是我那三个月中住过的十几个青年旅馆中最后,也是最有趣的一个。我们十人宿舍中,那个星期的常驻人口是她,她上铺一个墨西哥的电音DJ,我在上个城市捡的懵懵懂懂的美国沙发客,一个美国农场的大男生,和我。

当然各人有各人的故事。喜欢穿黑皮鞋白袜子,床上还总是搭着一件皱巴巴黑色西装的电音 DJ 几年前爱上了一个芬兰女生跟着去了芬兰,找不到工作,某一天去了教会找到了主。听了主的教诲后惊觉未婚不能做爱,深感自己生活在罪孽之中,感化女友未果一伤心就买了机票回到墨西哥。回来才发现自己离不开那女孩,但又付不起回去的机票了,就每天像是是失魂落魄的孤鬼一样在硕大的墨西哥城四处哀嚎游荡,吊诡的是晚上回来总会试图跑到June的床上,从未得逞。

美国农场的大男生 Charlie 比我们晚到两天,大狗般乱糟糟的头发也大狗一般友好,晚上每每兴高采烈地拿出一块 harnish 细细卷召集人抽,整天琢磨怎么把 harnish 用联邦快递寄回美国他又聋又哑的外婆的地址。大家一起去坐游船,他跟刚认识的本地女孩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回来乐滋滋地说他们在船上做爱,听到的人无不一脸惊讶,游船似乎是墨西哥城一家大小周末出城的保留节目,河上船多得总是塞船,船上只有半篷没有船舱,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是啊是啊,」楞小子一脸兴奋地说,「船家半路总会说有小孩让我们分开啦」。

而在周围出没的还有连自己名字都不会讲的美籍华裔,留着长卷发带着军帽一心想去古巴做格瓦拉第二;回家照顾母亲时间过久要再筹集证明文件才能回美国的阿根廷帅哥 Gusto;骑着叫做 Natasha 的摩托准备走格瓦拉之路的前拆弹部队小子Dan;刚服完兵役从南美洲一直逛过来的以色列小伙Yoni;和一长串记不清名字和样子的人。

从来没有在其它青年旅馆发生过的事情,是我们变成了一个友爱的大家庭。早上 Gusto 会来我们房间叫醒赖床的 June和我,附送一个大大的温暖拥抱,旅店早餐到早上十点,晚起的人一定会看到自己的早餐已经被留好放在桌上。我们这一组永远是占据了公共室里面的大圆桌,大家一起慢吞吞吃早餐喝咖啡泡茶,再随性分成小组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游荡,有太多地方要去,旅行者们留给墨西哥城的一个星期怎么算也不够分的。要去艺术区找涂鸦,去 Frida Kahlo和Diego Rivera 的家和博物馆,去手工艺品市场买小东西,去 cantina 小酒馆喝酒聊天,去salsa 俱乐部跳舞。经常是看到听到哪个有趣的地方,再约着同伴一起去。

春分的时候去太阳月亮金字塔(Teotihuacan)就是这样。第一次听说的时候,我还在这个国度的另外一头那个加勒比海和太平洋汇合的小岛上,一个朋友说,「如果你春分的时候在墨西哥城的话,一定一定要去Teotihuacan,传说那天是能量最集中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穿着白色衣服去那里充电哦~」。这件事情和旅行中听到的很多事情一样,听过就忘到了一边,直到自己真的在春分之际来到了墨西哥城,Teotihuacan 成了必去之地的时候才想起来。早餐桌上一说,男生纷纷支吾找借口泡妞的泡妞补眠的补眠,只有我和 June 两人换上了白色上衣,地铁辗转公车出城去。

路程不短,为了消磨时间两人开始讲自己的故事。旅行时娱乐有限而路途漫长,交换故事成了必做的功课。记得第一次单独出行是25岁,在东非宿营,大家在草原的漫天星星下面围着篝火讲故事,轮到自己的时候,我支吾了半天,说,「我的生活中没有任何故事啊」,旁边的澳洲男生笑笑,说,「这次的旅行就是你的第一个故事」。的确是的,在之后的旅途中,我就像要过冬的小松鼠搜集坚果般搜集故事,把在车上、旅社、海滩和河边听到的故事好好屯起来,一并记下来的是车旁拼命挥手的小孩、旅社阳台对面的漂亮教堂、海滩上的雪白细沙,和河边的风。

(待续)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肉中的仙人掌刺 野蛮生长 (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