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周记第九周 恐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觉剑道似乎正在治愈我飞伞的时候失去的某些东西。

停飞两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卖掉任何一样飞行器具,依然认为飞伞是我的运动,依然以飞行员自称。但是我知道,从07年3月开始学习,7月正式飞伞,到10年春天最后一次飞行之间,在和这个有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的圈子里,失掉了太多。

死亡和恐惧,是作为一把隐形的剑悬在每个飞行员的头上的。因为无法面对,我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宁愿忘记它的存在,直到某个同伴的事故发生。而这二者于剑道,则是化成了实体的竹剑。师范会反复提醒,这就是锋利无比的日本刀,击中则亡,你攻击的时候,要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气势和决心,此为舍身技。

胡师兄总说,练剑是在练气势。其实于我,练剑是在练心。在第一篇周记中写下了这么一句话,「飞伞是在自由中自律,剑道是在自律中自由」。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有错。在这个有着重重礼节规范的运动中,我感到自由。从脱下便服仔细穿好道服开始,似乎同时脱下的是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而心也随之安静了下来。似乎种种束缚行为的规范,反而解放了心。

听着胡师兄努力对我们讲解要领,觉得很幸福,生活中有一样能有领路人和同伴的事情,对我这样的孩子,真是无法言说的奢侈。

某天去道场练习的时候,看着湛蓝天空和厚厚卷云,知道某一天,剑道会给我足够的勇气重新飞伞,或是彻底放弃。不时听到师范提起,剑道练习会「去除恐惧疑虑」,并没有找到这个说法的出处,但我想它是对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