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周记第十第十一周 初上甲

终于上甲了。

甲是正蓝染的密织棉布和鹿皮质地,不锈钢筋的面静静卧在横向放置的甲手上,外面环着好好捆在一起的暗紫色用来护住腹部的Do 和名袋。甲放在卧室躺椅旁的木地板上,像只听话的猎犬。

甲是两周以前的星期二到的,那天正好有些小感冒不想去,但是道馆在自家楼下的弊端就是不去会十分内疚,还是去了。好在去了,甲就在那里好好的等着呢。

所有的固定都是绳子绑着,规矩和道服一样,绳子要平整两端要一样长。花了一节课教我们戴甲,之后依着师兄师姐的样子做了几次,绳子从哪里绕到哪里就弄清楚了。突然多了一个东西一堆步骤,我就什么洋相都跑出来了。打到一半头巾散了绳子松了要到一边重新绑啦,脱面的时候老师脱我也跟着脱被师兄叫住啦(规矩是老师脱完了,对馆长示意,馆长再叫学生脱的),脱面的时候绳子和头发缠在一起怎么也脱不下来最后要师姐帮忙啦。好在我们馆里的气氛总是严肃而好有爱的,一起上甲的还有六个师兄和一个师姐,(当然我的状况是最多的),似乎之前害怕了好久的「适应期」,就在大家的欢笑和吵吵闹闹中度过了。

但就是一直都不敢去日本老师扎堆的松园馆,和五段六段的老师对练,总觉得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是似乎也不能拖得太久,周日还是乖乖去了。一共就请教了两个老师,觉得和平时教我们日文带着新人练习的梁老师比较熟,就先排在了和他对练的队尾。看着他把刚刚军训回来,晒成黑炭似的小帅哥调教得挪不动脚步,心里就暗暗打了退堂鼓。还没来得及溜,已经被叫过去了。行礼之后,直接就被打了几下脑袋几下手痛得跳脚,才意识到总是笑眯眯对着我们像是对着幼儿园小朋友的老师在戴甲训练的时候是毫不含糊的了。似乎梁老师的策略就是你不打他他就狠狠敲你一通逼你打过去,然后一次一次地练习冲刺。终于放过我行礼结束的时候,我大口喘气的样子一定活像条离了水的鱼。

好在现在已经十月了,台风过后就算是南国也有了凉意,走到道场外面的阳台,脸迎着风,脱下已经汗湿了的甲手,呆呆看了一阵飘落的雨,让砰砰的心跳平静下来,呼吸均匀一些,回到道馆。

第二个对练的老师是道馆常来的老师中最高段的宫泽老师。「去嘛去嘛,他会指出你很多错误的。」就壮着胆子上去了。结果还没打两下老师就笑了,中段应该拿得几乎完全放松,打面的时候要努力甩出去才对。正是手脚都无着落处的慌乱窘迫,却也听懂了老师简单而清晰的中文,或是说身体不知如何明白了老师的示范,「原来中段是这样拿的呀」,似乎是上师加持的醍醐灌顶。

某天胡师兄说,不知道我会不会每两三年换一个项目玩儿,其实就像是恋爱啊,到现在「剑道君」似乎是个可以托付的男人,我们就认真恋爱看看嘛。我不会初识两个月就付托一生一世给你,但是谁知道我们最后会不会是一生一世呢,是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