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者之书 鸟之谷

苒和呼灵到达那片山谷的时候,四周想起了绵绵不绝的嗥声。高昂而凄厉,介于狮子的雄浑和鬣狗的惨烈之间。就连一贯沉静的呼灵也稍稍驻足。苒想起了《旅者之书》对这个地区的独特生物——赫瓦奇的描述:「嚎声举世无双,万不能误辨」。而听到赫瓦奇的声音的旅人,也就知道自己到了鸟之谷的入口了。

的确,眼前就是小小码头,系着一叶扁舟。呼灵在码头前停下,低下头让苒翻身而下。视线所及之处空无一人,唯有一江绿水。正踌躇处,呼灵扬鼻大吼。嚎声鸟鸣顿时停止,山谷中除了象吼的回声,就只有流水湍湍。

未几,见白须布衣老者缓缓走来,见怪不怪地瞄了一眼马脚象身的呼灵,指了指旁边露出一角的陈旧木牌,苒拨开巨大蕉叶,看到上面写着 「鸟之谷游览,450比索每人,讲解外加200。」苒数出650比索。老者说去准备,转身便走,苒卸下呼灵身上的行李乘驭放在一旁。《旅者之书》对鸟之谷内部的描述只有一句话。「入山谷,初有无数白色小鸟,深处见雪白巨禽,绿水青山,乘船入,2比索每人。」苒刚在一旁记下价格勘误,便见老者换上了衰衣斗篷,身边跟了个七八岁同样装束提着竹篮的漂亮女孩。苒拍了拍呼灵的前额就随老者上了船,老者撑蒿点岸,小舟便缓缓前行了。

小舟逆流而上,好在水流不急,老者撑艇也不甚吃力。果然是青山绿水,但也乏善可陈,但小女孩早就在舟中支起小桌,从竹篮中取出米酒小食。有了酒,再无味的风景似乎都另有了深意,老者谢绝了苒的劝酒,晃了晃腰间的葫芦,小女孩倒是大方地捡着桌上的小食山果。不时和苒一问一答,嗓音清脆,粉嫩可爱。两岸嗥声不断,绿树之中偶生一树灿烂黄花,阳光照得金黄发亮,苒问花名,女孩摇头答不知,老者也并不答腔。

河道愈行愈窄,两边的山谷似乎正在缓缓合上,就要进入峡谷了。谷狭水急,小舟越来越慢,苒想帮忙,无奈舟中只无浆,进退回转全靠老者手中的一只长蒿。好在只是短短一段,不久小舟便绕过山脚,眼前一暗,竟是驶入山腹谷洞之中了。

山谷似乎不断,漆黑一片,老者也并不掌灯。问答中得知女孩名鹤子,老翁为鹤伯。鹤子拉拉苒的衣袖,往远处一指。苒顺着所指之处望去,山壁上有极其微弱的点点白光。「是萤火虫么?」苒想。小舟向荧光处驶去,到了近前才分辨得出,白光有大有小,忽明忽灭,刚出现时都极小极暗,有的转瞬即灭,有的却愈趋明亮。鹤子指着一个稍大的让苒细看,「鸟」。苒看着这个似乎是一缕白色青烟的存在,极小即淡,仿佛真能看出是个发着微光的淡淡水鸟的侧影。眨了眨眼,眼前又生成了一个新的白色光点,而刚才的鸟影却无处可寻了。

「这是什么鸟呢?」苒问,知道带着金色无限标记的吊坠会忠实地把自己的问题翻译成当地的语言,她也能明白对方的回答。然而原理如何,无论 X 怎么解释,她还是不明白。

作答的依然是鹤子:「爷爷说,这不是鸟,至少现在还不算是。这是鸟的灵魂。」

苒也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个答案,也就不再发问。鹤翁依然一蒿一蒿地在平静得黑色玻璃一般的水面上撑着船,谷壁上的点点白光倒映在水里,小舟就像漂浮在群星中一般。愈往深处,鸟影愈大,也更趋向实体。但依然是单单薄薄的一片,像是白纸裁出的侧影。

似乎已经接近山洞尽头,四周渐亮,也有了风。鸟影轻摇,似风中烛光。刚生成的光点若是在这里怕是会被吹灭的吧,所以才聚在了洞的深处。鹤子像是看出了苒的想法,点了点头,「爷爷说,光点叫『灵魂之光』,侧影叫『白色鸟影』,一千个光点之中,只有一个能成为实体。」

说话间已经出了山洞,眼前豁然开朗,方才偶然一见的那树金黄现在满眼都是,花瓣顺水而下,硬是染得一江艳黄。一阵风吹过,扬起花雨洒向小舟,三人肩上发中皆是小小的心形花瓣。从暗黑山洞到如此美景,苒不禁有点发愣。若不是鹤子提醒,不知道要过多久苒才会注意到岸边的树木阴影之中尽是鸟影。有了光亮,鸟影似乎更像白鹭,长颈短身,唯是单薄得可怜,像是竖立的纸片。「看不到翅膀呢。」苒看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只,喃喃自语。

「这时候它们没有翅膀。」是鹤子的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鹤翁开了口:

「先人们说,世界无穷无尽,一个世界是另一个的影子,一个倒映着一个。巫者透过镜子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旅行者们乘着光,在世界与世界之间穿行。据说有着这样一个世界,大部分的土地被咸水覆盖,人们执行着和我们不同的风俗,信仰和我们不同的神。据说在这个世界里,人们会用纸折出鸟儿来寄托思念和嘱咐。为了游戏和玩乐生出的鸟儿是没有灵魂的,只有寄托着真挚思念的鸟儿,才能乘着光和思念来到我们的世界,变成鸟之谷中的微光。只有聚集了一千只有着真挚思念的纸鸟儿,微光才会变成鹤影,而也只有持续的思念和祝福,才能让鹤影长出翅膀,学会飞翔。」

老者的嗓音深沉缓慢,一句一蒿之间,小舟已经荡到了一片黄花浪漫的陡峭斜坡,一只羽翼丰满,通体纯白的大鸟优雅地划过水面,展翅而上,斜身插入顺山坡升起的热气流,在金黄花瓣飞舞的空中盘旋而上,迎向云层透过的一束阳光。

而原本雪白的鸟儿,竟染上了阳光的七彩,身体蓝紫,翎羽绯红,双翼橙黄玫瑰亮紫交织。鸟儿盘旋上到气流顶端,乘着风,转眼不知所踪。

三人皆不语。老者调转舟首顺流而下,绕山洞而行,转眼已经回到来时岸边。呼灵正站在河中央,用长鼻吸水喷在自己身上作乐。但到苒回来,摇头晃脑地走向岸边,鼻子轻蹭着苒撒娇,苒轻轻拍了拍呼灵粗糙温润的皮肤,但这通常能为她带来温暖安定的动作这次却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苒默默道别了祖孙二人,和呼灵一起在赫瓦奇的哀声中离开了山谷。

「不会有人这样思念我的吧。」夕阳在身后投下长长的阴影。「所以我才一直一直在异世界之间流浪。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乎我再不存在于那个时间点上。我一无所有。再贫穷的人,至少拥有眼前的那一刻,而我,就连那一刻也没有。」眼前是漫天晚霞,而苒的眼睛却渐渐湿润起来。泪光朦胧之际,似乎有一片晚霞径自向自己飞来,定神一看,是一只谷中大鸟,因为颜色和晚霞并无二致,苒才一直没有发现。鸟儿来到跟前,一拍翅一收羽,停在了苒的肩膀上轻轻咕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