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我一定要写写Ivan。

今天的会早早结束了,和Ivan拥抱道别,他看着我,说:“会好起来的。” 出门,北京的天灰蒙蒙的,没有真实感。“真像是Matrix中的世界。”吃完午饭,两人拿着提拉米苏,到会议厅旁边插着巨大一束猩红兰花的圆桌喝着咖啡,看着灰暗的天。”There’s big blue sky behind the clouds“,他说。

Ivan是俄语英语的同传,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六年前的冬天,也在北京。我第一次冬天来北京,完全没有暖气的概念,穿着一双 American Eagle 的爱斯基摩靴,白色的羽绒服。Ivan 和他那天的搭档 Julia 走进来的时候,我的心漏跳了一拍。后来我的搭档 Jackey 把 Julia 形容成 drop dead gorgeous,我觉得 Ivan 则是 breath taking handsome。后来聊天,人家是东正教徒,早早已经结婚,刚刚迎来第二个儿子,那年我22岁,他25。

那时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Ivan 并不高,挺拔的五官,高加索男孩的刘海,笑容羞涩。而开会的时候,则已经是我迄今见到的最好的同传。那时做relay,我从中文翻到英文,他再听着我的翻译从英文翻到俄文,但是每次他看着我,我都不禁红了脸,出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了。那时候还真的好小,在北京也没有其他朋友,开会茶歇也好,鸡尾酒会也好,晚饭也好,似乎都混在一起。三个已经能够做同传的人,其实从来没有用英文和他人交流的必要,日常交流都有些不利索,也都觉得这个状态有些诡异而滑稽。到底聊了什么已经全然不记得,只记得他的笑话,和我们笑谈莎士比亚的时候,他背诵的段落。

再见面,已经两年,他来 booth 跟我打招呼,曾是我大学老师的搭档冷冷笑:“你就说了一句话,没有一个词是没有语法错误的。” 老师啊老师,你可知道我能说出话,就已经是近乎奇迹了。那时他又添了个儿子。

在听到他的消息又是一年之后,那个会议在广州还是深圳召开,我当天在做另一个会,晚上两人都要去香港,约在他的酒店lobby,等了许久,似乎安排发生了问题他迟迟未到,只能离开,未见。

然后就是昨天,其实开会前一天才突然想起来,他会不会来,然后又把这件事情忘在了脑后。所以在 booth 做功课时,听到后面有动静,转头看到他安安静静地站着,才把酷啊矜持啊全部丢到一边,大呼小叫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这次没有搭档,我的搭档也不是熟人,大部分的空闲时间,我们都是在那张大大圆桌旁边轻声聊天,看着外面灰黑一块的天空。“天在哪里?”他问。我已经入行七年,听着旁边的翻译完全云里雾里的挣扎,暗暗好笑,我第一次做这个会议的时候,估计也是这个迷茫的样子。而现在怎么也不会穿着毛茸茸的大靴子进会场了,酒店光亮的大理石映出的是穿着黑色西装高跟鞋的身影。早就学会了把“职业”的一面摆出来,把“自己”好好藏起来。

而Ivan 没有再添孩子,儿子的总数停留在3,两年前搬离城中到小镇住下,乡下小院中种着花草,夏天每天带着孩子去五分钟外的树林采各色蘑菇,给我看蘑菇的照片和孩子们的笑脸。和我的平民英文不同,他的英文我只能说带着浓厚的旧大陆气息,却毫不突兀,单平添一层古老贵气。换在一百年前,当是俄国出使欧美的代表吧,几十年前的话,也该是个流传机智故事的克格勃,但现在,是个和欧盟委员会防止酷刑司走访全俄监狱,跟着投行去路演的译员,三个孩子的父亲。生活似乎待某些人特别亲善一些,就算白了头发,也是额前的一撮,更像是刻意而为。

而我,则似乎是刚刚结束一轮和生活的挣扎,暂时安生在剑道、写作、工作和旅行那微妙而危险的平衡中。似乎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 Ivan,一个无限崇拜的人,隔几年一见,逼着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或是工作。我知道我其实完全不了解 Ivan,但每次见到他,就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还不够好,还可以再好一点的。

本来说一定要和他合照的,还是忘记了。剩下的只有他在桌边用手机放给我的这首歌。

When you’re feeling lonely, lost and let down
Seems like those dark skies are following you around
And life’s just one big shade of gray
You wonder if you’ll see the light of day

当你觉得孤独、失落、沮丧

乌云一层一层让你神伤

生活中的一切都灰色混沌

让你不知道是否还能再见阳光
Behind the clouds, the sun is shining
Believe me even though you can’t quite make it out
You may not see the silver lining
But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乌云背后,阳光在闪耀

相信我,无论你多么迷茫

无论你多么彷徨

厚厚的乌云背后,是湛蓝的天空
I’ve heard it said that this too shall pass
Good times or bad times, neither one lasts
But thinking that your luck won’t ever change
Is like thinking it won’t ever stop once it starts to rain

是谁什么说过,什么都会消逝

好的,和坏的时光

但以为自己的运气永远如此

就像以为雨后永远没有阳光

Behind the clouds, the sun is shining
Believe me even though you can’t quite make it out
You may not see the silver lining
But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Yeah,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乌云背后,阳光在闪耀

相信我,无论你多么迷茫

无论你多么彷徨

厚厚的乌云背后,是湛蓝的天空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Iv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