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者之书 林

下个镇实在太远,天黑前怕是到不了了,看着道路两边的葱郁森林,苒拍拍呼灵的圆圆象头:“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好么?” 呼灵是野营最好的伴侣,有了它庞大身躯的存在,丝毫不用担心其他动物侵犯。往树林深处走不了多久,见一块林中草地,旁边是一条涓涓小溪,眼见一尺来长的大鱼。苒把行李卸下,任呼灵自去寻树叶野果,快手搭起帐篷,就拿着钓竿,干肉作饵,去溪边一试运气。

溪边树荫处,有一堆大石,苒寻了一块平整的坐下,接好钓竿勾好钓饵,抛入清溪,闪亮的钓饵反射着阳光,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落入水中。鱼似乎也懒懒的没有咬钩的意思,苒双手伏在脑后,看着树林中漏下的阳光斑点发呆。

树林里从来不是安静的,花瓣和树叶永远在飘落,不时落下的还有叶柄和果实,砸在地上都有确实的声响。林中总有什么在鸣叫,一只鸟的呼唤总能得到另一只的回应。小溪湍响。树和树总不一样,有的垂直长着长长的叶蕊指向天空,有高大的树上付着粗藤,或是开着张扬的兰状植物。

苒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是什么时候,也看着这样的一副景色发呆呢?捡起来的回忆似乎根本不属于自己。那是苒作为《旅者之书》勘察员在平行世界间旅行之前的事情了。公司董事会议室有着一整面的玻璃窗,外面是保养良好的南洋花园。鸡蛋花树、凤凰树、金合欢树和小叶榕树间落有致,时至十月,北方的树种应早已转红变黄,但南国的长青树种依然不知有冬的绿着。那年的气候十分奇怪,七八月间的天一直湛蓝高远,挂着各色各状的厚厚积云,而时至年底,台风却一个紧跟一个,少有间隔。雨似乎没有停过,空中的云总是低低的垂着,扯下来无穷无尽的细雨。大窗外的树林也笼在雨中,金合欢的厚软花瓣随着雨丝,沿着各种随意路径旋转落下,坠在树下的兰花绿叶、草地和石板路中。

苒坐在会议室的巨大木桌前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外面的空气,一定是清新而温润的吧,带着树木花草的气息。然而苒呼吸到的却是中央空调处理过后的结果。自然的空气经过了进气口、压缩机、冷凝的长长管道,从天花板下藏着的通风口输出到这个两百方左右的会议室,供这几十个人呼吸。苒在做会议记录的时候 ,不时甩甩在键盘上敲得麻木的手,看着外面的景象发呆。闻不到气味,听不到声音的风景,仿佛冻在冰块之中闻不到味道的花朵,没有一丝半点真实感。

那时的苒,每天最快乐的时刻,就是坐在柔软的真皮大转椅上面,需要从一边转到另一边的时候,穿着高跟鞋的脚,用恰到好处的力气,从恰到好处的角度轻轻一点,再立刻提离地面。于是全身就完全离开了地面,变成一个缓缓旋转的存在。就在那几秒钟,什么投资收益也好,绩效评估也好,SWAT也好,从她提起双脚旋转的一刻,全都消失不见。“旋转”这个动作和状态,就变成了存在的全部,被蕾丝内衣,合体西服包裹的身体完全消失,要完成的工作,待付的账单都顿时不见。自己的身体轻得像鸟,像云。

一直到旋转停止,双脚落地。

苒手中的钓竿一沉,拉起一看,是一尺多长的漂亮青鱼,收拾后连皮稍稍煎制就是一道美餐。林中树林抖动,长脚的大象呼灵在缓缓往回走。小溪上游,一轮火红落日正把涓流染成耀眼纯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