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中的仙人掌刺 写在前面的话

2010年的冬天到2011年春天,我在27岁的时候,在墨西哥旅行了三个月。

去墨西哥之前,我对这个辽阔的大地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它拥有高原和沙漠,云雾森林和海洋;我不知道他和美国文化的联系;我从来没有把在夏夜的露天小酒馆必点,上面总有一瓣需要“噗”一声按到酒里面,带出很多细小气泡的科罗娜啤酒和这个国家联系起来;而它最出名的酒品龙舌兰,曾经带给我的只是宿醉的头痛;我不知道它丰富的艺术和文化底蕴,就连它和小时候一度沉迷的玛雅文化的联系都没有想起来。

我去墨西哥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它很远,很远。实际上,它是我们并不方便的中国大陆护照能让我比较不麻烦地去到的最远的地方。

2010年的春天,我告别了居住七年的广州,回到了深圳;秋天,我退掉了在单身公寓顶楼的房间,想搬去北京,却被北京的天气和漆黑的夜晚吓倒,回到南方,寄居在朋友家的客房。我的工作是自由职业的同声传译,冬天最忙碌的三个月,被我去北京前后折腾了一个月,回来生了一个月的病,真正工作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而已。但是我不在乎。我并不想要延续大学毕业以来已经多多少少以同样形态持续了六年的生活。我需要离开。已经陷入绝境的生活,需要某种形态的重启。

我要买一张单程机票。我对航空公司的客服说。

但是你持中国大陆护照,只能买来回的。

那么来回程之间最多隔多久呢?我问

三个月。

那么就三个月好了。

我告诉家人朋友,我要去遥远的异国呆一个季度。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任性,并没有多说。但是我心里面另外有小小的打算。刚刚卖掉了心爱的墨绿色四驱车,银行里还有一些钱。如果需要,还可以旅行再久一些,再远一些。但是谁知道呢?

在我那看得到一点点海景,处在三十四楼,外面每次刮风整个屋子都会尖叫的小公寓的最后一天,快递交个我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拆开,溜到手上的是一串冰冷的银色。细碎的链条,大小银环,是个钥匙扣。才想起来,那是很久以前在淘宝拍的,一直没有货,卖家到现在才寄过来。手上拿着一个冰冷而崭新的钥匙扣,但是我已经没有任何钥匙可以扣在上面了,我,这个一直以自己的独立自豪的人,已经没有家了。

没有钥匙的钥匙扣被我放进了随身的大皮包。几个月之后,又住进了蓝色的Osprey精灵大背包。陪我走遍了墨西哥的沙漠和高原,湛蓝的加勒比海,看过了高远的天空上一直排到天空尽头的玫瑰色云彩,喝过了无数的龙舌兰酒,认识了无数的朋友。

然后我回来了,跟一个高高大大的澳洲男生同租了一套看得到海的公寓。就算刮台风的时候,家里也温暖而安静。

然后我在网上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

其中的一个成为了我的先生。

但是,这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了。

这里要讲的,是我27岁的时候,在墨西哥旅行了三个月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肉中的仙人掌刺 写在前面的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