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中的仙人掌刺 北方

北方

这是我来到墨西哥的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

我坐在一部不新不旧的轿车后面。大包在车尾箱,小包在怀里。车里只有我一个人,停在一个看起来不差的酒店后巷。实际上,这个后巷和香港中环任何一座大厦的后巷没有任何区别。地面干净,墙面贴着现代而具美感的面砖,墙边靠着几个大型垃圾桶。偶尔有酒店前门看不见的各色人等进进出出。穿着雪白制服的厨子,洗衣房的工作人员,还有人拿着一大托盘点心从小货车上下来,用身体抵开一扇大门转身进去了。唯一的不同,只是这些人的面孔和肤色。

我把车窗摇下来一点点,小心呼吸了一口墨西哥城臭名卓著的空气。有一点点汽车尾气的味道,其它并不太差。至少在这个黄昏的小巷中,空气是透明的,带着一点点夕阳的金黄。

“你看你把自己弄到了什么状况?” 我对着倒后镜中的自己翻了个白眼。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城市蒂华纳头昏眼花转机的时候,跟前面的中国人聊天,结果别人很绅士地说送我到青年旅社好了,到了墨西哥城,他接机的同事们正打算乘圣诞和新年假期去北部转一圈,热情邀约。结果,我被载到青年旅馆取消了我的订房,坐到了车的后面。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来到墨西哥的第一天,会在这里等着他们拿行李。

后来证明,旅伴们是人畜无害,虽然有一点点无聊的工程师们,这是一趟极其“中国”的旅行。在三天的时间内,我们转了四个州,最后因为赶不回来,这几个受雇于某公司墨西哥办事处的旅伴还晚了一天上班。因为时差,我绝大部分时间都昏昏沉沉的,在梦和醒的边缘。看到的景色,也和梦境没有多大区别。

在天主教堂对面,热闹的广场正中,是一个张灯结彩,雪白的圆形亭子,差的就只有放着音乐的旋转木马而已。而亭子中,是两个crossplay的人儿,罔顾周围来去的熙攘人群在相拥热吻。仔细看看,忘情的两人都是标致的少女。

车又驶过长长的一条街,街上无人,也没有其他车。两旁店铺都关了门,橱窗的灯却还开着。整条街从头到尾,橱窗里或站或依的,都是穿着各色婚纱的人偶,在昏黄的灯光下冷冷看着我们,似乎监视着深夜中赶路的人。开过许久,我都能感到她们冰冷的目光。

我也不太记得第一晚住宿的小城,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San Miguel de Allende,要在再后来,我在另一个小城 Oaxaca 上西班牙语课的时候,才知道最后的Allende里的那两个ll,在西班牙语中,原来发的音是 “j”。 当时,那只是一个路灯昏黄的灯光下的小镇而已。我们好容易找到了落脚的小饭店,出来买啤酒的时候,看到依山而建的小城山脚下辉煌的灯光和屹立的宏大教堂。第二天到了教堂跟前,试图在长凳上炽热的阳光和冰冷刺骨的阴影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的时候,发现旁边长凳上坐着的,前面街道上牵着狗的,附近在聊着天的,全都是很老很老,行动缓慢,衣着艳丽的高加索人种。在刺眼眼光下的 Rough Guide 书页告诉我,有个美国作家和艺术家妻子搬来这里,把一所旧房子打造成了他们的家园,后来写了一本极受欢迎的书。于是不少美国和加拿大退休老人搬到了这个小城里,拿着第一世界的退休工资,在冬天到这个阳光明媚的地方过上六个月。

小城铺着整齐石板的街道,狭窄而陡峭,不时有一部沙滩常见的全地形车呼啸而过,两边排着刷着鲜艳颜色的考究房子,每每有考究的厚重木质大门,上门钉着铜钉。中间种着一种尖尖的针叶树,快垂到地上的茂密常青藤,盛开的各色天竺葵。其中也有地产行,外面撑起板子来贴出待售物业,价格一点却也不骇人。一百多万便有一栋迷人独立小楼,于是我就在满满一墙的灿烂三角梅下做起梦来。

很久以后才知道这个已经被婴儿潮时期出生的北美人占据的小镇却也是 beat generation 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标。这个小镇就是Neal Cassady,beat 的灵魂人物之一,《在路上》的主人公之一 Dean 的原型呼出最后一口气的地方。这个曾经活过无比绚烂而争议无数生活的人儿,就在这里参加了一次婚礼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活在了他激发的诗歌、文学、摇滚乐和电影之中。多么希望能在他昏迷的铁道边放上一束花,也许最好的合法选择是喝一瓶啤酒,把另外一瓶倒在地下(熟悉他的你们都知道没有那么合法的选择是什么)。但是那时候的我,就连《在路上》也还没有读过。

渴了,旁边有卖水果的小摊,西瓜哈密瓜橙子切成整齐的方块,一大杯合10比索(比索对人民币是2:1)。还是哑巴,手指指了一杯对小贩笑笑,阿姨拿起来,说:“Chilli?”“Ha?”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Chilli?” “Ha?”小贩无比耐心地说了第三次 Chilli 的时候,同伴把水果接过来,把还在发愣的我拉走。告诉我,这个出产世界上最辣的辣椒的国家,对于这种火红作物的狂热热爱。同样的场景,不到一个月之后在 Oacaxa 又发生了一次,我把同伴的牛奶雪糕在千钧一发之际在小贩撒辣椒粉的金属小勺下解救了出来后,也尽责地传递了这个每个旅行者在墨西哥生存必须的智慧……远离邪恶的红色粉末。当然,一模一样的粉末有时是美味的柠檬糖粉,但是,谁又愿意冒这个风险呢?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肉中的仙人掌刺 北方

  1. luckystar

    很喜欢 cindy 姐的游记,之前比较长时间没更新以为 cindy 姐不写了,现在又看到了,真好 ^^

    Reply
    1. Cindysss Post author

      太感谢了!你都不知道我多需要听到这个,自己看自己写的东西越看越无聊就不想写了 TAT

      Reply
      1. Cheng Wang

        @ @ 我想了半天辣椒粉为啥是白色的然后发现哦,我SB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