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

瓦哈卡(Oaxaca)位处山区,一路过来,山上密密麻麻林立的居然不是树木,而是极高的仙人掌,笔直指向天际。在伸展到天边的玫瑰色晚霞的陪伴下,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说是“我们”是因为在车上有一对年轻的德国背包客,女生很漂亮,男生胖呼呼的,两人都有着极友善的笑容。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去跟他们搭讪,果然住在同一件旅店,约着一起搭车过去。本来是异国他乡,突然就有了伴,平添一丝安心。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但是在未来的三个月中,除了在长途大巴上之外,我几乎不会有独处的时候。

本来是平安夜前一天到的墨西哥城,在北部转了一圈回到墨西哥城养了几天之后,到了瓦哈卡的时候竟然已经是新年前夜了。在旅社的宿舍找了一个上铺的床位安顿下来,跟新朋友们去一个极雅致的餐馆吃晚饭。在浪漫的昏黄灯光下研究了半天,才发现德国女生的主菜居然是满满一盘伴着碾碎的牛油果和炸玉米饼的炸小蚂蚱,狠狠地大惊小怪了一通。但还是得说,浓郁绵滑的牛油果酱加上香脆的蚂蚱,其实还是挺好吃的,只是无论是心还是胃,都没有办法把它们当做食物罢了。

买好日用品和大瓶的啤酒回到旅馆院子里还没坐好,门铃叮当,熙熙攘攘涌进来好大一堆人,带来了更多的酒,顿时找座分酒,交杯换盏,好不热闹。他们介绍自己是摩托车手,组成了一个小队,正在重走切·格瓦拉之路。我这才发现,旅馆不大的小院里,沿着墙放了整整一列重型摩托车。看起来已经在路上了不少时日,原本光鲜亮丽的外漆已经蒙了一层厚厚的灰。

都坐定了下来,才发现给我这“一大堆人”印象的,并不是数量,而是体积,似乎是领头老大的Diego 和他的女朋友 Stephanie 每个至少都有250磅,中间唯一的丹麦人足足有两米高,让我过了好一会儿才留意到中间夹着一个应该也有一米八左右的美国小伙子。他们眉飞色舞的跟我解释他们计划。这个给自己取名为 LocoMoto Group的小组从美国圣地亚哥出发,打算穿过墨西哥和整个中美洲,跨越南美大陆到达智利。

Diego 和 Stephanie 是在网上认识的,都是某家摩托车俱乐部的会员,这次冒险已经计划很久了。某次坐飞机的时候,Diego 的邻座是美国小伙子的父亲,聊了一路,下飞机不久父亲就拿了张信用卡交给小伙子,把小伙子交给了 Diego。

他们并不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唯一这么做的摩托车手。等我回到了墨西哥城,会遇到一个美国小伙子 Daniel Peters,在伊拉克拆弹部队服役了八年之后,他到了中国的一个小城市当了几个月的外教,随后骑着一部随处可见的小破摩托从四川一直骑过了这个,那个,还有另外那几个斯坦。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回美国哪个大学读了一年书,不知道怎么说服学校让他重走格瓦拉之路拍部纪录片算一年学分,骑着另一部小破摩托就出发了。小破摩托有个苏联名字娜塔莎,我和娜塔莎是 Facebook 好友。刚刚去 Facebook 探访Daniel 和娜塔莎的时候,发现娜塔莎已经不在世上或是 Facebook 上了,我有一点点的伤心。而Daniel 又跑到了俄罗斯和蒙古。但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那天晚上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直到我累得不行了去睡,午夜梦回的时候还听得到院子里的笑声。第二天就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了。我参加了一个游览团去拜访了世界上最大的树和一个高山上毫不惊人的水池子给这一年划下了句号。回来的时候,院子里拼起来的长长桌子两旁已经坐满了人。我不在的这个白天,又来了几个新成员,大家约好晚上七点一起去吃新年晚饭。

只是我们忘记了,无论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新年还是新年。这十几个人的小团体想要在广场四周的饭店里不预约找到一个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Diego 不耐烦地跑到某个商店里面买来两大瓶龙舌兰酒。在墨西哥的公共场所喝酒是犯法的,一行人像是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偷偷分着酒一口干掉。酒和时间是一对奇妙的伴侣,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化学反应。让沉闷的时间变得愉快,愉快的时间转为疯狂;让凝滞的时间加快,飞逝的时间变成永恒。于是我们奇迹一般得到了两张相邻的桌子。交换着旅行的故事,点了不止一份的炸蚂蚱,喝了更多更多的酒。

快到午夜的时候,一群人都到了大教堂前面的广场上,远远的,我看到了一个亚洲面孔,是个和我一样身材不高的亚洲女孩,打招呼,是个独自旅行的台湾人。怎么可以不喝酒呢?递了一杯龙舌兰过去,把手上的小烟花分了一个给她,对话就变成了中文。“你们都是一起旅行的嘛?” 她问。“不是啊,这都是和我一起住一个旅社的人。” “我的旅社里面只有我一个呢。”  聊着聊着,人群某处开始欢呼,于是我们都开始拥抱,用西班牙语、英文中文和各种各样的语言道新年快乐。

IMG_0522

那场泡泡大战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我怀疑是那些卖喷射泡泡罐的小孩们。但没有多久,整个广场就成了一片白色泡泡的海洋。最激烈的战事在摩托车手和卖泡泡的小孩中展开。车手们手中的武器用完了,孩子马上变成中立的武器贩子。这场战争的波及面之广,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天知道泡泡是怎么做的,我尝到了满嘴的洗衣粉味道。

还是快点跑掉吧。几个和平分子,包括我和台湾女孩偷偷转到大树后面,打算溜走。女孩拉了我一下:“谢谢你把我叫过来。否则我的新年夜就是一个人度过了。我很开心。”

“嗯,我也很开心。”

后来,在 Facebook 看到,LocoMotor 骑到了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拿马,到了巴西。在玻利维亚拍了这样的一张相片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60358760696334&set=a.154659777932899.39440.100001666329371&type=1&theater)

photo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那些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