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流水账第四天(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大巴扎,香料市场和airbnb

第三天早早起来去了蓝色清真寺,才发现外面美貌非常的它并不是我喜欢的那个里面吊着符号的清真寺。在旁边吃早餐的时候才发现悲剧发生了,我开始拉肚子,夹着尾巴乖乖回家吃药躺床上吃麦片看电影。河马晚餐自己出去觅食,发现了让他觉得“当穆斯林也不赖”的白水煮羊腿。好吧,那你就努力去再找三个老婆吧,这个大老婆可要睡觉了。

第四天也是早早起来,觉得好多了。今天需要换地方。在airbnb订的第二间公寓就在三百米之外。主人的邮件说要我们早上八点前或晚上六点后到,那就早上好了。给猫咪到好猫粮收拾好东西就出门。

可惜这三百米可不是一马平川。河马否决了我打的的建议,一手提着一个行李箱就开始爬楼梯。一百几十阶楼梯爬的我气喘吁吁。找到了地方,却发现主人没有给我们楼层。试探着按了最上的一个,门开了。河马还想一河马当前拎箱子上六楼,我找到了电梯。出电梯看眼前的门虚掩着,那应该就是这里了。没有人来应,我倒是认出了airbnb上的房间就在门边,一面墙几乎都是窗子,正对着博斯普鲁斯海峡。主人是一对兄弟,都要上班,一片混乱地打完招呼出门。留下我们,一只过于活泼的灰蓝色白袜子长毛猫咪,和窗外的慑人美景。我们的房间,厨房和客厅一边都对着马尔马拉海,而另一边是前天经过的街心公园,由狗公园,篮球场和操场组成。我靠在暖气片旁边看着嬉闹的狗,河马走过来:“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坏的。”“天越来越冷了。”“好消息呢?”“下雪了!”我冲到房间窗口,粉末状的细雪漫天飞舞,这是积雪么?我指着褐色瓦片上的雪白。河马笑了,没有那么快啦。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大巴扎和香料市场,就在狭窄海峡的另一边,往海边走几分钟,坐上轻轨,很快就到了。大巴扎延绵不断的拱顶为旅人在寒风提供了庇护所在,嫩黄的底色配上紫色的边,上面仔细绘着白色和橙色相间的花纹。大巴扎是历年间人们不断扩建的结果,最为古老的一个部分似乎是砖瓦砌成,拱顶比其它部分小一些,明显更加温暖。店铺倒是相当无味,让人眼花缭乱的首饰店,地毯垫,纪念品店。我看到了一些很可爱的小碟子想要买回家装蘸料。摊主开价10里拉我转身就走,5里拉好吧,1里拉……

河马拿着他的Google离线地图,居然很顺利地穿过各种小巷把我们带到了香料市场。我没有办法为你描述香料市场的建筑,因为我们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堆积如小山的货品中。招牌上垂下各种干蔬果,挖成小碗装的干茄子,干番茄,干辣椒,而店面则堆着各种说得出说不出名字的七彩香料。和香料同样迷人的,则是店主的招呼。如果说小时候在广州的小店砍价像是精明商人和顾客的博弈,在香料市场的讨价还价则像是和乐融融的道家常。河马找到了一家他喜欢的店,走进去,店主给我们展示了一种又一种混合香料,这种是烹调鸡的时候所用,那种是鱼,店主一勺勺舀起,自己先闻闻,做出一副满意的表情,再给我们闻闻,味道迷人至极。旅行手册货比三家的建议几乎马上被我们扔在脑后,这个要一点点,那个也要一点点。标价都是公斤,但我们只要了区区几十克店主也不介意,装袋抽真空。我正要走,河马看到了他的宝贝——藏红花。那么贵的东西怎么也要到处比较一下吧?但店主已经在看起来非常满足的河马面前准备打包了。等等,打个折吧。我说。打折?店主装作听不懂我所说的话。你让我心都碎了,我学着他重复了几次的台词。好吧,店主笑道,给我减了几里拉。我们拿起包好的两袋香料和装在小瓶子里那一点点宝贵的伊朗藏红花正要走,却被叫了回来。很明显我们的家常对话还没有结束。店主还想知道我们家是谁做菜,做什么菜系,河马拍照所用的手机是iphone么。我们又被拉着试了好几种土耳其软糖,和坊间传言刚好相反,石榴软糖带着清淡自然的甜味和一点点酸,里面的坚果香脆可口,纯蜂蜜软糖味道更加清淡。最后让我们闻了苹果茶和混合茶,让我们收好他们的名片,才把我们放出店去。

等等,你们走错路了。我们被唤住。那边不对,你们该到这里来,唤住我们的人说,来我店里花点钱吧。我们笑着继续往前走。

你需要什么呢?我就看看。看看可不好,旅客都只看看的话,我的店就要垮掉了,你要shopping才行。我们笑着继续往前走。

仔细看看,市场里面的店铺大概可以分成几类,像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间算是认真做生意的,还有一些只有盒装廉价土耳其软糖骗游客,最大的那家,店员会把你所要的称好开个单子,让你去收银台结账。我被整串葡萄晒成的葡萄干吸引住,买了两串,给完钱才发现旁边硕大的无花果干便宜得惊人,也买了一小袋,吃着往前走。你在吃啥呢?隔壁店的人探过头来看了一下。从自己的糖堆里拿了一颗软糖扔进来,拿走了我一颗无花果。和你换,他说,四周的人都在大笑,我们笑着继续往前走。

市场外围有人在体感温度零下的露天排长龙,跟过去看,原来是咖啡粉店。小店后部是个硕大的管道,咖啡豆磨好以后直接从二楼倒下来。窗口一字排开七八个小伙子,忙着装袋,四周还有几间香料店,看价格比市场里面便宜了三分一左右。

香料市场比巴扎要小的多,我们上一间屋子的主人给了我们长长一张饭馆清单,有一家就在这里。我点了一个素食拼盘,偷吃了一口河马的羊肉,实在不记得上次吃到如此美味的羊肉是在什么地方。

晚上回到家。主人胡赛七点左右回来。我和河马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和猫咪疯玩,想着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养的是猫而不是狗。胡赛是个一米八三左右的大个子,嘴边总挂着八岁男孩般恶作剧的笑容。他给我们带回了提拉米苏,说要做土耳其茶,却被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打断,和猫玩儿,跟我们交换instagram账号,给猫吃饭再和猫玩儿,打电话。好容易有三分钟停了下来煮好茶,他告诉我们他是某家新闻机构的记者。我和河马都没有听清楚,他只好拿ipad给我们看……Aljazeera——半岛电视台。他调出ipad上的图片,你看这些都是我拍的……这是半岛所做的第一期土耳其文的杂志,封面上变换着一个又一个的头像。他骄傲地告诉我们,这些都是他的作品。他们采访了三十个土耳其人,问他们土耳其是否需要改变,应该怎么改变。这个人说什么呢?我指着第一个面容诚恳的中年男人。和钱有关,他说。叫我们等着,他努力查着iphone上的字典。最低工资。他希望增加最低工资。

这个时候他弟弟回来了,一身西装笔挺。胡赛告诉我们他是医药代表。医生都很贪婪,要钱。弟弟显得很疲惫。一边断断续续通过胡赛的翻译跟我们聊天,一边把一整个中型披萨吃光了。

我们问胡赛要不要一起出去吃点东西,他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告诉我们去楼下一间小店吃“传统的土耳其菜”。我们循着指引到了店门,却发现是间完全西式的小馆子。进门准备坐下,墙边的沙发位置一侧已经被三只熟睡的猫占领,才知道胡赛给我们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这家是以猫为主题的小店,墙上画着一只黑猫翻身跳下的连续图解,而一直到最后,我们也没有数清楚店里到底有多少只猫,不过我的法式洋葱汤乘在铸铁小锅上来之前,已经有只花斑小猫蜷在我膝盖上睡着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