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2周52本书

新年心愿其中一项是多读书。刚巧看到了哪个博客上写的52周52本书,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原本的挑战形式会有很多规矩,每周都会有个主题,比如重读一本书,读一本女作家写的书,读一本以什么为主体的书。我不喜欢条条框框,就随性而为吧。看看52周会把我带到哪里。

希望可以每周看完了书都可以写一篇博客,介绍一下书哪里有趣,写写我的感想,另外可能的话也推荐几本相关的书。

我看的书大多是英文的,有时候偷懒科普类会看中文。日本作者当然只好看中文了。如果书有中文译名会尽量注上,漏了的话也欢迎大家留言加上。

Advertisements

卡帕多奇亚星球第一天 错误的快乐才是正确的快乐

卡帕多奇亚解惑之一,虽然众多传言说这是星球大战路克长大的村庄取景之地,那只是传言而已。(正解是突尼斯)

卡帕多奇亚解惑之二,这绝对是另外一个星球。

但是这个星球,至少这个星球洞穴酒店林立的两个小镇,绝对是被游客占领的。怎么避开各国旅行团就成了我从飞机上开始头痛的问题。

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乌云正在慢慢压过来,下午必定是会下雨的。但露天博物馆并不远,就走好了。带上一支水,揣好我的小红伞,就和河马出发了。刚走到马路旁边,各国旅行团的大巴呼啸而过,看得我俩脸色发青,稍稍商量一会儿之后,我们决定直接从路边最近的小道开始徒步,管他啥露天博物馆,咱挑没人的地方走,走到哪里算哪里。

结果我们就成为了卡帕多奇亚行星这个下午唯一的旅人,一路经过硕大的风化岩石,挂满红色小浆果的灌木,转了一个又一个弯,每个角度都会出现新的风景。偶尔出现的路牌上,写着对我们完全没有意义的地标。至少我们还是在徒步路线上的,这么安慰着自己,我们继续向露天博物馆的大概方向走,却不小心转到了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的石头教堂。外表上看,它和周围的大石头一模一样,但有门,还锁着。我不怀疑它有着厉害的历史,也许还是人类文明中重要的里程碑。但出发时的绵绵细雨已经越下越大,没有开门的教堂甚至不能提供遮身之所。

对面倒是有三个土耳其人,在教堂门口照了相,钻到教堂对面的半地下岩洞去了。不远处停着他们的车。我正准备跟过去躲雨唠唠家常拉拉近乎看看能不能搭个便车,被河马拉住,人家在撒尿呢。果然,不一会儿三个人都出来了,最后一个边走边拉着裤链。

只好认命地继续走,但到了这时候已经无所谓风雨了。我倒是裹得严实,羊毛毡的爵士帽,羊毛大衣,羊绒围巾。一个劲嘱咐带着毛线帽的河马打伞,这家伙顾着拍照片呢,哪里想要拿伞的,继续走。

前面的枯树下落着一地黄色果子。是苹果么?走进一看果然是,还有不少挂在树上,已经缩成了网球大小,河马找了一个尚完好的,我偷偷咬了一口,很甜,还有一股酒味。前面的枯藤上挂的不是干掉的葡萄是什么。摘下来一串挑着吃。秋天这段路说不定会被栏起来吧?否则这徒步也太过舒服了。

没有网络,谷歌地图不能导航,但是离线地图还是有的。马上就到了,河马鼓励我。你看,我们马上就要到那个点了。前面是一片柔软浅金色茅草覆盖的平路,我们快步前行。

的确,前面就是齐整的沥青马路,穿梭的大巴送来一批批各国游客来参观久远的过去基督徒们在高耸巨石光滑的岩壁上琢出的大小洞穴,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们就在那高耸,光滑,无路可缘的巨大岩石最顶端上。

土耳其,有救援直升机么?

我开始卖力往前走去,茅草发出沙沙的柔响。看着对面和这边对称的山体,中间某处有一条细细的羊肠小道,一直下山去。这里一定也有,我们只需要找到它。脚下的小径一路绕着山边伸展,往上,再往下,再往上。小径的坡度终于开始持续往下倾斜,开始看到旁边有马屎,再往前,有几个洞穴房屋的残骸。透过残骸的窗子,已经可以看到我们所住的小镇。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掏出口袋里准备喂狗(小镇里有无数的流浪狗)的面包,得意洋洋地啃了起来。

面包的大部分还是喂给了流浪狗。它们簇拥着我们这两个外套几乎湿透的人回到酒店,外套裤子鞋子往暖气上一搁,跳进放好热水的浴缸,开按摩模式,整个人浸到热水里面,舒服得发出了呻吟。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去冰箱拿啤酒,走过窗前往外开了一眼,马上大叫。“河马,穿衣服,快快快快,你有十分钟”。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用大浴巾包着头,和河马一起冲出屋外。

我们的酒店地势很高,几乎能俯瞰附近整个山谷。东面的天空上,挂着一轮巨大的彩虹,北边的天际乌云开了,露出靛蓝水彩般的天,西边开始慢慢出现晚霞。我一手扶着头上的毛巾,另一只手把啤酒瓶朝天点了点:好样的。

不知道看了多久(和河马拍了多少张照片),热水澡的热气散去,我转身打算回房间,噼里啪啦有东西砸下来,一看,地上落下无数细小冰粒。

好样的,亲,好样的。

西贡一日

在西贡的第一个清晨,我和河马走下旅馆的楼梯,不由得在门口呆住了。昨晚入住时门前那条昏昏欲睡的小巷已经变成了一条熙熙攘攘的市场街。小贩们面前各式各样的筐篮容器放了一地,带着旧式圆锥形竹斗笠的阿婆和主妇掂量着眼前的茄子、西红柿、小鱼和海产,为一家人采购当天的饮食。西贡的方言极柔和悦耳,就连讨价还价和小贩的叫卖,都像是高低婉转,互相交织的鸟鸣。一直往前走,有常见的蔬菜瓜果,说不上名字的水生植物粗壮的茎被捆成一扎,不知作何用途,也有鱼贩用铁汤勺细细刮下手掌长短小鱼的鱼肉来,也许是做鱼丸?塑料盆中,看起来极新鲜的是圆圆的墨鱼和尖头的鱿鱼泡在冰水里,散发着明亮的光泽。到处都能看到各种香草调料:扎成小捆的薄荷,郁郁葱葱的九层塔(泰国罗勒),洁白肥硕的香茅根,多汁的南姜,浑圆的青柠檬和碧绿的柠檬叶。

在此当中,穿插了好些早点档。说是早点档,除了档主,帮手和炊具之外,最多也只能容下一张矮几,四五张矮凳。卖的都是米白的粉,但似乎没有两家重样。大多店铺的玻璃箱里都排着卷卷宽河粉,细河粉,更细的米粉,以及这三者之间的无数变奏,虽则有些卖只一种粉的小摊也是生意兴隆。店主都守着一口大锅,随着客人的指示往大碗里放入粉,各种配料,再从大锅里舀一勺汤浇上去,就递到客人面前。汤却是每家不同,有的清澈,有的浑浊,有的通红。

我们迫不及待想要参与,却怎么也找不到有两张凳子空着的小店。食客的来去似乎和蜜蜂采蜜一样,遵循着他们了如指掌,但外人无法理解的规律,一张凳子空下来,旋即被新的客人占据,却怎么也看不见有人在旁边站着等待。凳子和食客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神秘的心灵感应。我们亚洲人的面孔每每被误认为当地人,被档主热情招呼,却不知如何坐下才好,只好窘迫地继续前行,愈加饥肠辘辘。

正走着,我的眼角扫到了一样熟悉的食物——蒸好晾在一旁的肠粉,躺在某个档口的桌子上。两种不同的口味肩并肩躺在一起,一边是晶莹雪白,一边均匀加了许多米白的芝麻。指了指,比了个手势,大妈拿起两条,剪成大段放进饭盒,和小时候早点档直接撒上酱油不同,有条不絮地从身前的碗碗罐罐中拿起各种物事放入,又舀了些汁,才递给身旁的女人给我们打包。

依然找不到座位,我们只好走出市场,在众多咖啡店中找到了前天晚上看好,有个大型意式咖啡机的简朴小店,问过可以外带食品,又从街对面的小摊中买来当地名产 Banh Mi,等不及咖啡做好就迫不及待打开了饭盒。不由得吃了一惊,里面满满铺着九层塔、青瓜和豆芽,旁边放着半圆形的鱼板和虾板,撒着酥炸蒜头。吃一口,才发现使用的调味汁是青柠汁,糖,鱼露和蒜末调成的碌冧,甜酸可口,外加指天椒带来的一丝辣味。在亚热带的早上,摩托车来来往往的喧闹之中,吃着这一碗粉质劲道而口味清爽的肠粉,让人精神一振。而无意中买的 Banh Mi 和肠粉却是极好的搭配。外层是个半法棍(标准法棍面团重250克,半法棍重量是其一半,但要外形比它圆润不少),咬一口,松脆的外壳充满小麦的香气,再一口,就尝到了里面的两三种自制酱汁,有的酸甜,有的浓厚,加上烤得极入味的猪颈肉的咸香和香菜的香气,让我这个食量从来不大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吃下了大半条。这时咖啡已经端上来了,果然相当专业,卡布奇诺合人民币七块钱一杯。这时才想起来著名的越南咖啡——放满冰块的本地咖啡浇上炼奶,只能明天再试了。

早饭吃过,慢慢喝完咖啡,终于恋恋不舍地开始观光。 经典建筑都在一条横U形线路上——沿着老西贡的Ham Nghi 大道一路往东走向湄公河边,再沿着 Dong Khol 大道一路向着东北。 我们从老城中心公园,一栋栋建筑看过去,格外有趣的就详读旅行手册上的背景故事。

旅行手册中特别注明了要小心花园前的环形路。“这些发达国家的人啊,总是大惊小怪。”我们都不以为然。

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错误。 这座城市的历任规划者们似乎偏爱环形路,在这座城市的几天中,我们没有看到几条人行横道,红绿灯更是欠奉。环形路的确能够让城市的交通主体——小型摩托车的洪流能够顺利奔腾流动,但作为卑微(且极少见)的行人,就落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环形路附近没有人行道,也没有人行天桥或者地下隧道。过马路顿时成为了相当于超级玛丽关卡的挑战。我跟河马站在马路旁边,看着汹涌的车流面面相觑。

“我们怎么也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啊。” 觉得被过马路难住有些丢脸的河马愤愤地说。

“我住在城市好嘛,我们可是走斑马线的。”我高声回答,但在轰隆的摩托车排气管和转弯灯撕心裂肺的尖叫中显得额外微弱。

“你说,绝大部分的车转弯都不打灯,还是没有多少车有转弯灯?”

“我觉得是后者。”

我们的救星不知道从何而降,一位优雅而衣着考究的中年女性,抱着一大束白色百合,旁边跟着略微年少的女性,两人紧紧挽着手,像是步入水流澎湃的河道一样缓慢而坚定地前行。河马忙拉着我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你知道那个笑话,为什么母鸡要过马路?” 在险避过一部特别有冲劲的摩托车后,我扯着嗓子说。

“为什么?”

“你要问西贡人,他会觉得那只母鸡一定是疯了”!就在这个时候,有部摩托车似乎急于证明我的论点一般跟我擦身而过,排气管的炙热烤着我的小腿,我急忙往前两步,差点撞到另一部车,被河马急忙拉住。

就这样, 快跑, 急停,再加速,过马路的技巧逾见纯熟,我们也来到了U形的转弯点,硕大的环形路有个中心花园,一边摆列着三四间维多利亚式建筑,另一边则是静静流淌的湄公河。

“你知道吗?越战的时候,光是西贡就有几十万妓女”,河马一边看着旅行手册一边跟我说。

我漫不精心地答应着,眼睛却在看着旁边富丽而低调的Hotel Majestic,找寻着哪座是《安静地美国人》中那理想主义主人翁,卧底CIA探员 Pyle被杀的桥。酒店临街的拱形大窗全被厚厚的帷幔遮住,不难想象战争时期它们被木板钉牢,以防游击军偷袭的样子。酒店的对面就是平静的湄公河,河对岸目力所及之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密林。“白天,西贡是我们的。晚上,桥的这边是我们的,那边全是越南人的”。我的脑海中想起了书中占领军长官的沮丧的话,意识到自己就站在Pyle葬身的桥上,不禁挪了一下脚步。

而河马感兴趣的,却是远处那栋极具现代感的金融中心塔,玻璃立面,通体椭圆,接近楼顶出凭空生出一个椭圆平台。

“我觉得在那里见过。” 他死死地盯着那栋可以作为世界上任何一个现代都市地标的建筑物。“哈!想起来了。” 一拍掌,把我从虚拟的历史拉到了虚拟的未来。“《复仇者联盟》中的钢铁侠总部!”

“那明明是《星际迷航》里的企业号嘛!” 我把反战小说的情节扔到了一边,打量着那似曾相识的曲线。两人争了一路。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了这条路线的终点——几经重建的统一宫时已经累的不行了,时间才十一点半。我想要参观的战争纪念馆坐落在这个绿树成荫的硕大广场广场的另一端,但十二点闭馆午休,一点半才开门。于是决定到那里再找地方吃午饭,就这样一路往前,热带庭院般的硕大露天餐厅,广场四周散落的雅致法式咖啡店慢慢在身后远去。到了纪念馆,终于饿了,却发现周围环绕的是丑陋的修车店,运动场和服装杂货,点缀着面向游客的昂贵餐馆,本地品牌的西式快餐店和让人提不起胃口的黑暗小铺。越走越饿,也越绝望。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街口,眼前出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混凝土建筑,旁边本该是摩托车棚的地方摆着桌椅,似乎有不少附近公司的白领在吃午饭。进门的长桌上排着蒸好的鱼和肉菜。我精疲力尽地找位置坐下,任河马去点菜。几分钟后面前就摆上了几个不锈钢的小碟子,有味道醇厚的鱼,用切得极碎的香茅茎调味的蒸鸡,豆角牛肉,硬度刚好的蒸米饭。吃了一大半,肚子安稳了些,才有兴致打量周围。刚好有一桌亮眼的客人进来坐到我们隔壁,女的身穿传统的越南奥黛,上身剪裁合身,样式酷似长袖旗袍,而裙子分开前后两片,长长垂在宽松的裤子外面,走起路来婀娜多姿,迷人至极。一行人热热闹闹的拼桌,点菜。其他的客人就低调许多了,一个或几个安安静静地吃午饭,大多眼前放了一大盘没有经过任何烹调的新鲜蔬菜,也没有任何调味汁酱,食客不时直接夹起一叶生菜,通心菜和九层塔放入口中细嚼。我们走的时候,隔壁桌的菜也上来的,是现蒸的小鱼,看起来十分美味。

那么晚上该吃啥呢?河马回到旅馆就埋首在 tripadvisor 网站。我倚在床上继续沉迷村上春树的新书《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不知道过了多久,河马得意洋洋地给我看他的研究成果,一间两个月前刚刚开张的餐馆,全好评,评论者来自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和香港。就这样决定了吧,香港人应该知道什么是好食物。

晚上,我们坐上了计程车,把地址递给司机。西贡的路灯很暗,两旁是一栋栋紧挨的独栋建筑,四周是摩托车的洪流,有零星几部的士,私家车更是寥寥。在单调至此的街景中,任何车程都长得无穷无尽。但是终于到了,车停下,面前的餐馆高高低低布着柔和晕黄的灯光,一阵阵笑语传来。正要进去,河马却把我引向旁边的黑暗小巷。经过几乎每个巷口都有的矮几和凳子是个破落庭院,黑暗中似乎摆放着更多的台凳,几个小伙在热情拉客。我几乎想要往后退,但河马却推着我兴奋地往前走,你看,这里!他指着一栋黑暗居民楼上的彩色招牌 ——《秘密花园》,这可真够秘密的。我叹了口气,接受了未知的命运,拾级而上。一楼过道摆着一些在西贡四处可见的假花,几张长凳。是这里了吗?我问,心里想着再也不能让他负责找餐馆了。却被推着再走上一层台阶,铁门上有一张纸,“电梯马上修好”。难道这是《生活大爆炸》的片场么?我哑然失笑。要不是这张纸,我绝不会猜到那狭窄铁门的后面会是个电梯井。下一层电梯拉门上的告示宣布餐厅在四楼,再下一层写着“加油”,再转一个弯,眼前出现了一片由木质狭窄门扉拼成的深深浅浅的蓝,走过玄关,豁然开朗,在四周的阔落夜空下,是个充满亚洲风情的露天屋顶花园。

微笑着前来迎接的侍者二十岁上下,留着很可爱的齐额刘海,像是打工的大学生。我们得到了一张靠着矮墙,点着闪烁烛光的桌子。侍者大力推荐了湄公河流域著名美食酸汤火锅(Canh Chua Ca)。这是我们的招牌菜,“specialty”这个词明显太绕口了,女孩试了好几次才完整说出来,有点得意地看着我们。那就是这个吧。侍者很满意地写了下来,似乎赞许我们做了个聪明的决定。转身给我们端上了啤酒。

我喝着爽口的西贡啤酒打量着四周。周围零星散布者几栋四五层到七八层不等的单边公寓大楼。 西贡绝大部分的楼宇都是城中村般狭窄的独栋小楼,让这些公寓大楼显得尤为突兀。五六间公寓排列在开敞走道的同一边,走道只有栋半身矮墙和外界相隔。 恍惚置身一个微缩版本的九龙城寨。但和九龙城寨的穷困住客不同,这些公寓的住户则十分多元化。虽则大部分的住家依然是未经任何装饰的水泥地板,灰漆墙面,但中间则点缀着一些很有性格的公寓。一户人家门外吊着巨大的雪白水晶吊灯,铺着大块黑白相间的瓷砖;它的楼上最左边的住户门前斜挂了一张大网,上面挂了十几盆花草;另一端那家却挂了五颜六色玻璃珠帘,再下一层的走道上,有两个四五十岁的女性,对着我们的方向指指点点,似乎在饶有兴致地讨论着这件新出现的餐厅。远处那不断改变颜色的,却是白天引起我们争论的金融塔。另外一边两三座办公大楼上闪烁着各种国际品牌的标识。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产生了极其微妙的错位感。

花园显然经过精心布置,乍看之下只觉得郁郁葱葱,再看看不断有新细节在眼前涌现。矮墙旁边和花园中心,都用红砖砌了花床,四周再用细竹围了一圈,种着枝繁叶茂的杨桃,高大的棕榈树和茂盛的香茅。中心的苗圃可以看到已经开始结实的茄子和空心菜。杨桃树的前方,宽大的芋头叶片掩映下的,是个安详的佛祖坐像。餐厅另一边的墙涂成了一千零一夜般的褐红色,满布细致花纹,垂下重重帘幔,露出罩着竹罩的灯。若是雨夜,坐在那里看着花园,应该是另一番滋味?

侍者端上了一个铝制小火锅,旁边的大男孩很雀跃地用火柴点燃了液体酒精,两人嘻嘻哈哈地走了。我们等着火锅开,一边研究桌上的食物。有一盆还冒着热气的细米粉,一盘肉类和一盘蔬菜。肉类有虾、抱着一段墨鱼的猪肉片,一个肉饼和几种鱼肉;而蔬菜却没有几样认得的。暗绿色的茎类似乎是偶尔会买来装饰的紫色睡莲的茎,有种布满致密小洞的却是完全不认识,拿起来很轻,似乎是某种植物的茎横切而成,还有一种类似含羞草但是没有刺的植物。火锅冒起气来。从桌上的竹编罩笼里拿出碗筷,先把猪肉放了下去。汤像是东南亚的雨季,在丛林的浩荡大河上晨雾中日出的颜色,取出的猪肉带着一些西红柿的酸味,肉质很嫩,相当好吃。

“不是这样吃的”,抬头,侍者妹妹用一副无可奈何地眼神看着我们。“可以帮你们吗?” 说着,她把桌上的粉挑起来放在碗里,舀入汤,加了些我们当火锅涮进去的菜让我们吃。真是让人惊叹的美味啊。吃了一口,我和河马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对方。似乎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鲜美的汤,清澈的鱼汤做底,加了少许冰糖增添甜味,再一层一层叠上西红柿,南姜,洋葱和香茅的香味,最后加上指天椒的辣,像是在嘴里上演明亮的协奏曲。和着顺滑有弹性的米粉一起入口,让人一口接着一口完全停不下来。正想谢谢侍者,她已经把蔬菜和肉放了一半到锅里盖上盖子,然后跑去帮助身后一桌同样不谙越南火锅礼仪的西方人了。

等着火锅再次煮开的时候我四处张望,才发现火锅终于开了,那神秘植物的多孔茎已经变得柔软却又爽脆,奇异地和竹荪的质地很相似,也许是心理作用,但睡莲的茎依然带着些许草本的涩味,倒是那状似害羞草的植物,叶子柔软,枝干爽脆,还挺好入口。致密的鱼肉煮过之后依然很有弹性,香甜的味道和微酸微辣的汤相得益彰。我心无旁骛地吃着,嗜肉的河马加了一道猪肉炒椰子肉也是极其出彩,椰肉中的酵素让猪肉更加香软,加了少许香茅和辣椒调味。

侍者看我们吃完了,端上来了一道椰奶做的甜品。椰奶香浓,并不太甜,而里面则热热闹闹地挤着凉粉,果冻,西米和红豆。”你可以帮我问问这几种蔬菜叫什么名字吗?英文或是越南文都可以。“ 我拿出随身带的Moleskin 小本子和笔,指着盘中专门留下的未知蔬菜。女孩一点不觉得麻烦地点头,拿着本子走开。甜品吃完了也还没有回来。去哪里了呢?我回头寻找。

她拿着我的黑皮小本子,在一个个询问餐厅的其它工作人员,正在问的那个人摇了摇头,她就急急忙忙地跑进了厨房。我几乎觉得有些内疚了。再过了一会儿,她又出现在我身边,手上的笔记本上出现了几个写得很认真的词。

原来那含羞草状的植物叫做水含羞草,那么那多孔植物呢?小姑娘跑到花圃旁边,拉着肥厚的芋头叶子,给我看它粗壮的茎,比了个横切的手势。原来是这样,我想起了早上市场上看到的,是相同的植物吧。看到我恍然大悟的表情,她很高兴地笑着走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有血有肉的越南女性,她不是在《安静的美国人》中,只能依附着某个西方男性生活,盼望某一天能够被娶到西方的女主角;不是《西贡小姐》中命运多舛的Kim;更不是越战期间,只能出卖肉体的女性。她和我这一天遇到的每个年长或年幼,贫穷或富有的西贡女性一样,已经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再被时代的洪流蹂躏。

一直到回到旅社附近,我们都在热情讨论今天的所见所闻。不如去买点水果吧?前面的水果摊摆着似乎极其新鲜的莲雾,芒果和火龙果。没走两步,我的脚趾却一阵剧痛,原来我不小心踢到了黑暗的人行道下水井盖上巨大的铁环,眼看大拇指就慢慢肿了起来。只好把买水果的计划放到一边,一瘸一拐地跳回旅社。再晚一些,躺在旅馆的床上,一边用冰箱里的罐装啤酒冰敷肿起来的大拇指,一边看着最新的星舰迷航(金融塔的平台和企业号的曲线确有几分神似),我不禁感叹西贡就是这样迷人而充满矛盾的存在,古老而现代,喧闹而平静,然而充满了也许要辛苦找寻,也许铺面而来的各种美好(或是肿痛)的意外。

我的阳台花园 完全傻瓜发芽篇

跟着闺密小琛吃饭,先听了她的男友在三八节求婚的可爱冏事,欣赏了她漂亮闪闪钻石戒指,说到我刚刚开始捣鼓的花园。琛童鞋说:「你总是有这么多奇怪的点子,有些还不完全离谱嘛~」

我的点子总是离谱的多,但是这个,就算是我也觉得并不是完全离谱呢。所以我把之前研究的结果,靠谱的淘宝店的好东西,都集在这里了。因为我现在长得最大的植物,也只能称之为小小苗,所以这个,就是我的完全傻瓜育苗手册。

其实,在这个阴雨绵绵的四月(呃,在深圳是暴雨倾盆),想要一个小小的花园,眼前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买现成的小苗,一个是从种子开始种。前者的好处是马上就可以有一个初具规模的院子,后者是自己养的苗会比较符合水土。从种子开始种起则会比较有亲切感啊,可以选择的种类也会多一些。

播种有两个季节,春播和秋播。有适合春夏的植物,有适合秋冬的植物。最好不要乱来,否则就像我,夏天身体好得能打死老虎,冬天15度一下就是病猫。

靠谱的参考书:《在阳台种美味》是很好的起步书。介绍了不少香草的种植方法,文风也朴实喜人。我好像已经看到第三次了。如果在台湾的话就太赞了,杨桃文化出了一系列在阳台种植的书,我都是坐在书店的地板上看完的 ><

工具:我这样的工具控,一开始就把盆盆罐罐搬了回来,但是后来才发现,最开始只需要种子和一张纸巾而已。嗯,连花盆都不用。

发芽:第一次种东西,总是恨不得种下去,晚上龙猫就来了,大家一起跳长啊长啊龙猫舞,第二天草莓种子就结出鲜艳欲滴的草莓,青瓜种子就长出长长的青瓜了。虽然这样不是特别可能的事情,但是对于着急的人如你我来说,纸巾发芽法就提供了一个简单的发芽方法。找一个有盖的容器,我用了宜家买回来,一直用来放首饰的压克力半透明多格首饰盒,厨房纸巾一张,折一折,湿透,放种子进去,盖上,就好了,发芽的时候不可以暴晒,可以在室内放着,每天打开一个小时透气,再盖上。随时都可以偷偷掀开纸巾,说黄瓜君你发芽真快啊,紫苏同学拜托你加油。

国产种子的发芽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如果用的是进口种子,不一定会服当地的水土,发芽率可能会低一点。但是一般来说,如果你想有一棵芽,发三颗种子是比较靠谱的比率。但是有些灰尘似的小种子,一倒就倒了一堆,那也没有办法了。

发芽的容易度:德国洋甘菊是最最最容易的,虽然种子像灰尘一般大小,但是今天放在纸巾里面,第三天就有密密麻麻的嫩芽了。同样很容易的,是各种罗勒、番茄、黄瓜、苦苣、鸡毛菜、马约兰、绿苏、牛至。

等到种子在湿湿的纸巾里躺了几天,就会出现一点点白色的根,这个时候,就有一个新的玩意儿出马了~叫做育苗箱和育苗块。淘宝买得到的育苗块大都是进口的,轻轻的一块东西,像是小时候玩儿的压缩纸巾一样,放在水里面就可以发成沉甸甸的一坨。把出了小根的种子小心放在里面,就可以等着它继续生根发芽了~

而发芽很困难的,现在长居我的发芽箱,是需要催芽的薰衣草和紫苏,还有铺地百里香。好在上次逛园艺中心的时候买了一盆紫苏,否则男人拿什么来做紫苏鱼呢?还有叶子甜甜,很适合用来做夏天饮料的甜叶菊,种子则是极其难买到。该怎么办呢?

某天转论坛的时候,发现了两间淘宝店,一家叫做波希的香草园,一家叫做浣花草堂。据说前者长于薰衣草,后者长于薄荷。但是我从前者买了薄荷后者买了薰衣草,都不错。也有甜叶菊和其它可爱小苗卖,3-6圆一株,很划得来。严重推荐的,是后者的葡萄柚薄荷,薄荷的香味中带着葡萄柚清爽的酸甜味道,秒杀一切其它薄荷种类。你订好小苗,店家会在一两天内带着土,把小苗先包在一层薄膜中,再用包水果那样的泡沫网好好包起来。收到之后,也许小苗会有一点点焉,但是只要照着店家的缓苗方法,让小苗休息一下,就好了。另外还有草莓苗,天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家店的 ,但是两块钱一株精神的小苗,包好,顺丰寄到~还开着花接着绿绿的小果呢。

我知道,如果你和我有半点相似的话,如果我把淘宝链接放在这里,你回来看这篇文章的下半段的时间可能就是,呃~下个星期四。所以,我不告诉你链接在哪里~哼~

呃~周四好啊,好吧,你找到了附在最后面的淘宝店链接,好样的。什么?你也买了一大堆苗觉得实在没有必要从小小的一棵种子开始种起?但是你不想感受到掀开纸巾,发现有一点点小绿色露出头来的喜悦么?真的不想要那一点点忐忑不安,一点点意外之喜么?真的不要么?

店址:波西的香草园 http://store.taobao.com/shop/view_shop.htm?user_number_id=699624498

浣花草堂: http://store.taobao.com/shop/view_shop.htm?user_number_id=48838747

草莓苗店:(http://shop62680868.taobao.com/

我的阳台花园之初心

他们说,世界上有两种人,狩猎者,和收集者。我应该是后者。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在广州的某个郊区楼盘拥有一个很小的花园。每次亲友来了,都会带着转一圈:这是我的芒果树,木瓜树,杨桃树和人参果树。虽然木瓜树的种不对,窜得三四米高,只能供给拜访小鸟零食,虽然芒果树那一年没有结果,虽然我没有呆到杨桃树开花结果的冬天。但是我总是记得,我曾经拥有过一个小小的院子,曾经奢侈地拥有过四颗树。

那一年,我非常非常的寂寞。谈着一场远距离,正在逐渐死去的恋爱,住在郊区,还不会开车,就连冰箱的食物,都是打扫卫生的李阿姨帮我从他们小区的市场买回来的。我总是坐在书房看着外面的小院子,跟自己脑子里面的故事挣扎。我该用英文还是中文写作,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到底该是谁在讲述这个故事,故事的结构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一次一次地开头,一次一次地尝试。

我从网上买来土和许多许多的种子,把土倒在花园的空地里面,浇水,种子洒上。我不知道怎么种一个花园。我有一个院子,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照顾它。

那时候应该也是春天,我记得绵绵的春雨让院子里面的石桌总是湿的,小区里面有只硕大的黄白野猫总是慢条斯理地穿过我的院子,去我隔壁养了二十七只猫的邻居那个纽约苏豪区的屋顶庭院般的院子里面吃给他们准备的午餐。惹得我家的黑白虎斑的苏格兰折耳猫虎子时时低吼。虎子也喜欢那个花园的,喜欢看着飞来蝴蝶和戴着神气官帽的小鸟儿。

但是我种下的种子都没有发芽,每隔两三天出去蹲在地上看看。发着小芽的,似乎都是哪里飘来的野草种子。我种下的沙拉生菜、草莓、蒲公英,各种图上多么多么美好的花儿,都完全没有发芽的样子。过了几个星期,发现草地上长出了几朵纤细美丽,粉红粉白的波斯菊,在过了一两个月,在追着《迷失》大结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花园里长出了一朵巴掌大的向日葵。向日葵出现以后不久,我就搬走了。

然后到了去年,不知道通过怎么样子的传播渠道,我关注了微薄上的 @妖妖在园艺,这个从英国留学回来,现在在做家庭主妇的美好女生,种了满满一阳台的香草。每天看着她的罗勒又长大了一些,薄荷又茂盛了一点,就告诉自己,明年春天,我一定要种一个阳台的花草。

结果因为巧合和母亲的慷慨,我有了一个能够安身几年的地方。于是我买了妖妖写的书,在淘宝买了种子,买了土和花器,仔细研究每样植物的习性,开始种一个属于自己的阳台花园。春天过了一半,男友刚刚从柏林飞回了我的身边,三周前种下种子已经变成了小苗,买来的小苗也生机勃勃。我们和从休眠中醒来的种子一样,在春雨春风之中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会好好的照顾种子们小苗们,和我们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