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

Whole Larder Love —— 像爱食物一样爱生活

“There’s no good time reading this book”.

这是最近几天让我最为困扰的问题——这本书到底应该什么时候看呢。

Whole Lader Love 是它的同名博客作者安德森(Rohan Anderson)的第一本书。应该是去年秋天的时候,草草,这个我觉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之一的朋友,给了我博客的链接。于是有一整个周末,我都半躺在沙发上,坐在阳台上,依在床上抱着 iPad 看着这个博客。最好的博客能给你呈现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WLL 绝对是其中之一。这个职业是婚礼摄影师的中年男人的日常生活,是和他的职业截然相反的浪漫。他打猎,钓鱼,种菜,做一切能自己动手做的东西。每年有一天,他会召集附近的邻居一起把果园中布满枝头的大小各色番茄做成番茄酱,艳阳下花园的原木长桌中摆满各种各样的玻璃罐子,用来压番茄的巨大铸铁装置看起来见过了不少的岁月。秋天他会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去森林里摘蘑菇,扛着猎枪去打猎,钓鱼回家把斩获做成让人垂涎的佳肴。他自己做香肠,自己腌火腿,做果酱,做各式腌菜。

博客让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所有那些看起来美味至极的菜肴,统统没有做法。我不死心地,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妄想看到如何仿效那些美食。无果。似乎是因为,他即将出版一本书,所有的菜谱都包含在里面。

所以你也许可以想象,我是如何急切地盼望着这本书的出版。在前几天第不知道多少次查看之后,我居然发现它以和美国相差不多的价格,出现在了中国的亚马逊里。第二天,我已经在拆包装了。

封面上是摆在厚实橡木桌上的各式杂物:西红柿,蘑菇,小岛,子弹,钓饵等等。橡木桌朴实的纹理让这两百多页的书额外厚实,额外出色的图片让它似乎不像食谱书,更像是描绘乡间生活的图片集。有在房前屋后培育的幼苗,田间回望的红衣女孩,雨后的田野。当然更多的,是食材:从乡间偷摘回来的一大捧蓝莓(偷摘的滋味更加甜美),秋后金黄的南瓜,猎获的野兔。安德森的照片,跟这本书一样,有着厚重的之感,透出质朴的诚意。像是在寒冷的冬日傍晚,在田间遇到一名陌生人。你伸出手去,对方的手干爽而温暖,手掌指尖有着常年劳动结下的老茧,握手干净有力。整本书,和里面的每个食谱,都给你这样的感觉

如果我能读得更多就好了,这是我唯一的遗憾。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收到它的时候临近中午,半躺在沙发上翻了一会儿肚子就饥饿无比,只能捣鼓吃的去。吃完再看,觉得原本心爱的意大利面突然相形逊色,赌气不看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我跟着食谱用西红柿和我自己种的百里香和迷迭香做了油浸西红柿酱 Passata(现在是春天,食谱要求的罗勒还在育苗钵里发芽呢),在淘宝上买了云南的红乳菌,尝试了安德森的田野收获意大利面(毕竟人家的红乳菌是田野里摘的),一口下去,结结实实的秋天味道在口腔里弥漫开来。饭毕,抱着大书回到沙发上,才知道看 WLL 的最佳时机,就是现在啊。

Whole Larder Love 博客

亚马逊链接

Advertisements

如何给铸铁锅开锅

一直都很想要一个火红色的铸铁锅,舶来货实在太贵了不舍得买,在兔子家看了好久他家的锅,但是看着褒贬不一的评价,硬是看了一年都没有打定主意。有一天突然福至心灵,在知乎上问了一条问题,引来 @cOMMANDO 和小背心的回答,推荐了两家好店。终于用两百多块(包邮啊亲)的价格买了一个火红色的铸铁锅。后来又买了一个,好吧,两个橘红色的漂亮煎锅。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想要一个铸铁锅很久很久了,欢迎猛戳这两家店:厨房小巴士 和 铁营 。

常见的铸铁锅有两种,一种是内镀白色珐琅(就是搪瓷),一种是黑色本色。前者其实就是一个特别厚重的珐琅锅,后者虽然不少店家会说是黑色珐琅,但仔细看看,那其实就是铸铁而已。所以白色珐琅的铸铁锅,应该是和任何珐琅锅一样,都会粘锅的,毕竟世界上能用来当不粘锅的东西没有多少。但是如果用来煮汤什么的,都非常合适。黑色的呢,就需要开锅了。

其实也不算特别麻烦,只需要你在家里一个周末的白天,或是断断续续的几个晚上而已。呃,真的,不是,特别,特别,特别麻烦的……

首先你需要一个烤箱,其实也可以不用,但是我没有特别搞清楚应该怎么在直火上弄,而且烤箱多好,可以烤饼干烤马芬烤蛋糕,嗯,所以你需要一个烤箱。

然后,你需要亚麻籽油。用亚麻籽油,而不用猪油牛油橄榄油色拉油茶花籽油的科学道理,如果你喜欢科学道理的话,请戳这里(Sheryl 的博客,英文 http://sherylcanter.com/wordpress/2010/01/a-science-based-technique-for-seasoning-cast-iron/)。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觉得科学道理就是看看觉得靠谱就行的话,请继续往下看。

亚麻籽油非常非常的贵,好消息是,你只需要很小的一瓶,50ml就足够了。我是在亚马逊网站上买的,只要几十块钱而已。等到锅和油都到了,你就可以开工了。

哦,等等,你还需要一个刷子。Sheryl 的博客给出的建议是用手来抹油,虽然我总是觉得橄榄油什么的是非常好的天然润肤剂,但是想到之后的麻烦,还是决定找个刷子。我用的是烘焙用的硅胶刷,其实任何刷子,甚至毛笔都可以,呃,牙刷?请你先试试然后给我留言看看行不行 ^^~

然后需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如果你已经悲剧地用过了锅然后粘得一塌糊涂,请用钢丝刷,洗洁精,能用的一切东西把它清洗得尽可能干净,这是你亲爱的铸铁锅最后一次碰到洗洁精或是任何类似的物质。

把烤箱调到一百度,把锅放进去,盖子就不用了。烤个十来分钟让水分散去然后关掉烤箱,把锅拿出来凉到你的手可以接受的程度,倒一点亚麻籽油,仔细得用刷子均匀地刷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用偶讲解怎么刷锅了吧,呃,锅边也要刷到,可以把锅侧过来刷锅边。

Sherly 建议你把所有的油都擦掉,我建议你不要,除非你想像我一样含着眼泪把纸屑抹布碎用水泡掉重新做第一步,这个东西的表面比砂纸啥的厉害多了。要一点点印么?要是你有那个耐心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我觉得抹油的时候均匀一点就可以了。

然后要把它倒着放在烤箱的烤网上,下面垫个烤盘接着留下来的油。烤箱开到250摄氏度,如果你的烤箱和我的一样只能开到230度也没有关系。时间设置75-80分钟。看你的烤箱升温有多快,理论上是到了230度烤60分钟。打开抽油烟机,打开厨房的窗子关上门。考完之后,不要打开烤箱门,等到锅降温。

其实,这个才是重点。

等到它的温度降下来了,你需要把锅拿出来,重新刷油,重新进烤箱。这整个过程一共(包括刚才那次)需要六次。

重点中的重点。

你绝对不能偷懒,像我一样只弄两次就算了。否则就会像我一样,含着眼泪,把粘得一塌糊涂的锅花大半天弄干净,从头来过。

唯一能作为安慰的,就是在这一番折腾之后,你心爱的铸铁锅就几乎一点都不粘锅了。我说几乎,意思是你一开始还是得小心一点使用的,不能一来就去干烧。但是我的小红,在经过了咖喱杂菜羊肉锅,栗子炖鸡、草莓果酱和无水蒸鱼的考验之后,还是一点一点都不粘哦。

用完铸铁锅之后,千万不能用洗洁精或是任何清洁剂。只需要用木勺或是硅胶勺把附在锅边的食物刮下来,倒上水煮开,再把残余食物彻底刮掉就好。最后记得开火把锅彻底烧干。

虽说麻烦,铸铁锅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用的厨具。导热性能良好,煮什么东西都像是施加了妖精教母那金色的祝福,说到这里,我还是去把那个红色的小奶锅买回来好了。

嗯。

意见咨询:博客需要分开么?

半年以后补充:

 

所以,我就不分了。重点是,要勤快一点 TAT。好久好久没有写了。

 

谢谢提供意见的大家~

 

鞠躬

 

想问问大家,我的博客需要分开么?

现在的博客内容相当地杂:同时在写的有小说《水泥厂》和希望能写满一年,现在刚刚开始的博客《同声传译第九年》,而且最近做的关于响片训练狗狗的东西似乎也要有个汇总的地方。所以想问问大家,我是不是该把这三个部分分成三个博客(我到底是有多神经),而现在CindySSS 的博客就用来隔个一两周汇总一下链接,然后写点杂七杂八的东西,以及更新旅行博客(墨西哥旅行还没有写,更不要说柏林了)。

反正 wordpress 开个新博客很方便,也不需要费用。这样只对我写的某些东西感兴趣的童鞋可以相对应地只订阅那个部分的博客就好。

拜托各种方式留个言给我,有更好的想法或者告诉我你完全不在乎也可以。 ><~ 谢谢了哇~ (45度鞠躬)

自雇者的福星:Bento 私人数据库

我从大学毕业以来一直从事自由职业同声传译的工作,档案管理一直是头疼又不想去做的工作。往往直到一年一度更新简历的时候(是的偶很懒),才发现我就连之前一年做过什么会议都不知道,更不用说那一团乱的应收账款了。就在这样一团糟的状态下过了7年,终于在某天看 @disinfeqt 推荐的App 应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乱点找到了这个:Mac 系统下的私人数据库管理软件 Bento。

Bento 有三个版本,分别是 Mac,iPhone 和 iPad,我的 iPad 现在几乎只是用来看报纸杂志的,所以安装了 Mac 和 iPhone 的版本。其实 Mac 版本还提供一个月的试用,可以直接在网站上点按 Try,填好信息,马上就会收到邮件,得到下载链接了。

虽说有着「数据库」这个吓人的名字,但是 Bento 其实是亲切又易用的软件。有着各种常见模板,但是也能够根据你的所需完全贴身定制。而 iPhone 版本作为 Mac 版本的辅助,让用户能够随时随地删减更改资料。

我现在依然在探索阶段,但是 Bento 的定制功能几乎能让我做一切的事情。它有两个基本的概念,Field 和 Form。Form 可以看做一张桌子,你能往这张桌子上面放各种各样的东西,往上放的东西呢,就叫做 Field了。

你可以要一张它已经给你定制好的桌子,在上面更改你要放的东西,放多少,和放的位置。也可以要一张完全空白的桌子,自己琢磨着要放些什么。往上放的,可以是任何文档、数据、表格、电子邮件对话记录(直接从Mail 拖过去),甚至是 iPhone 的录音和照片。它可以使用并同步任何 iCal, iPhoto,mail 和地址本的信息,而且你也可以在任何时间添加项目,此后所建的新表单,就会自动沿用你修改后的格式。

Bento 的主页有简单的介绍视频,但是我的工作流程和显示的流程非常不同,在修改了两三次之后,我就建立了一个这样的项目:

这样,我就能够方便的管理每个会议的时间地点,酒店,总是要翻看的文件可以放在一个文本框中。Bento 在这个方面有一个缺点,就是如果文件地址改变了,比如你原来放在桌面的文件移到文稿某处了,就再找不到原来的文件了。但是这其实也是个好处,逼着我把文件放到它们应该呆的地方。

而且,所有的项目都会自动加到一张列表下提供总览,这样我就终于可以知道做完会之后到底有没有收到钱了。(当然还是没有 TAT)

新建一个 Field 非常容易,完全是下拉菜单管理的。旁边也有详细的解释

其实 Filed 这张桌子上放什么都可以,而且Bento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放多少张桌子都可以。

比如说,整理简历是个复杂让我疯掉的东西,我的简历一共有三个语言 :简体繁体和英文;两种版本:有联系方式的直接客户版本,和没有联系方式的给agents 的版本;两种格式:自己修改用的page,和发给别人用的PDF。而且理论上要经常更新。然后我就疯掉了~ TAT

有了Bento,我今天就给自己定制了一张全新的桌子:

上面很简单,有两个档案框,分成了更新中的简历,和直接可以寄给客人的PDF 格式的简历。直接点击,文件就打开了。左边的创立日期和修改日期是打开全新表格的时候就有的,我觉得放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把他们的位置拖到了旁边,留着了。而且这些文件,是可以直接从这里发邮件的。

所以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搬过来一张新桌子,根据自己的需要命名之后,就成了贴身定制的项目了。其实它的功能多得吓人,还能做库存、客户、进货等等管理,甚至还可以储存食谱。完全能够满足自雇者或是小型商业的需要,官方有许多模板可以选择,也有很多用户会分享自己的模板 (地址),可以在这里找一找灵感。

我从来没有写过软件介绍,但是这个软件,和我最近买到的吸尘拖把  (淘宝链接)一样,都是好用得让我掉眼泪的东西,希望这个简单的介绍,能至少让你点进它的主页 (点这里点这里~ )看看,说不定,能让你省掉许多到处乱找文件和电邮的功夫,和吸尘拖把一样成为你的好伴侣呢~ (好吧我也超级爱那把拖把啊~)

时差

 

这次倒时差额外辛苦。时间似乎没有差别,更像是失去了意义,凌晨四点一晃变成了清晨,下午四点后接着是晚上,中间的格子去了哪里,我做了什么,完全不知道。

其实也是在做事情的,手上接了一本加泰罗尼亚地区旅游的小册子,一边查着资料一边慢慢翻。西班牙语爽朗的天气,被漫不经心的英语翻译染上了英伦的濡湿,我把粘在一起的书页小心揭开,努力从晕开的羽毛笔墨斑中找回一丝比利牛斯山上爽朗的风。

母亲交给了我一个美丽的新家,历年来我们旅行带回来的小东西都好好摆在茶几橱柜,猫在椅子上酣睡。Jet Lag,我却有一大半不知是拉在了柏林,还是哪里的一万五千米高空。Lag。

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沉睡,我却醒着。

重新工作的感觉很好。在柏林的时候,奇怪的写不出东西。空了三个月的博客还每天有人造访,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回到熟悉的空气里,似乎眠了一冬的种子急着发芽。

想快点把工作做完,可以在阳台种香草和蔬菜,可以去打剑,可以去和朋友吃饭,可以继续写小说,可以写柏林。想柏林了。

Ivan

我一定要写写Ivan。

今天的会早早结束了,和Ivan拥抱道别,他看着我,说:“会好起来的。” 出门,北京的天灰蒙蒙的,没有真实感。“真像是Matrix中的世界。”吃完午饭,两人拿着提拉米苏,到会议厅旁边插着巨大一束猩红兰花的圆桌喝着咖啡,看着灰暗的天。”There’s big blue sky behind the clouds“,他说。

Ivan是俄语英语的同传,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六年前的冬天,也在北京。我第一次冬天来北京,完全没有暖气的概念,穿着一双 American Eagle 的爱斯基摩靴,白色的羽绒服。Ivan 和他那天的搭档 Julia 走进来的时候,我的心漏跳了一拍。后来我的搭档 Jackey 把 Julia 形容成 drop dead gorgeous,我觉得 Ivan 则是 breath taking handsome。后来聊天,人家是东正教徒,早早已经结婚,刚刚迎来第二个儿子,那年我22岁,他25。

那时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Ivan 并不高,挺拔的五官,高加索男孩的刘海,笑容羞涩。而开会的时候,则已经是我迄今见到的最好的同传。那时做relay,我从中文翻到英文,他再听着我的翻译从英文翻到俄文,但是每次他看着我,我都不禁红了脸,出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了。那时候还真的好小,在北京也没有其他朋友,开会茶歇也好,鸡尾酒会也好,晚饭也好,似乎都混在一起。三个已经能够做同传的人,其实从来没有用英文和他人交流的必要,日常交流都有些不利索,也都觉得这个状态有些诡异而滑稽。到底聊了什么已经全然不记得,只记得他的笑话,和我们笑谈莎士比亚的时候,他背诵的段落。

再见面,已经两年,他来 booth 跟我打招呼,曾是我大学老师的搭档冷冷笑:“你就说了一句话,没有一个词是没有语法错误的。” 老师啊老师,你可知道我能说出话,就已经是近乎奇迹了。那时他又添了个儿子。

在听到他的消息又是一年之后,那个会议在广州还是深圳召开,我当天在做另一个会,晚上两人都要去香港,约在他的酒店lobby,等了许久,似乎安排发生了问题他迟迟未到,只能离开,未见。

然后就是昨天,其实开会前一天才突然想起来,他会不会来,然后又把这件事情忘在了脑后。所以在 booth 做功课时,听到后面有动静,转头看到他安安静静地站着,才把酷啊矜持啊全部丢到一边,大呼小叫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这次没有搭档,我的搭档也不是熟人,大部分的空闲时间,我们都是在那张大大圆桌旁边轻声聊天,看着外面灰黑一块的天空。“天在哪里?”他问。我已经入行七年,听着旁边的翻译完全云里雾里的挣扎,暗暗好笑,我第一次做这个会议的时候,估计也是这个迷茫的样子。而现在怎么也不会穿着毛茸茸的大靴子进会场了,酒店光亮的大理石映出的是穿着黑色西装高跟鞋的身影。早就学会了把“职业”的一面摆出来,把“自己”好好藏起来。

而Ivan 没有再添孩子,儿子的总数停留在3,两年前搬离城中到小镇住下,乡下小院中种着花草,夏天每天带着孩子去五分钟外的树林采各色蘑菇,给我看蘑菇的照片和孩子们的笑脸。和我的平民英文不同,他的英文我只能说带着浓厚的旧大陆气息,却毫不突兀,单平添一层古老贵气。换在一百年前,当是俄国出使欧美的代表吧,几十年前的话,也该是个流传机智故事的克格勃,但现在,是个和欧盟委员会防止酷刑司走访全俄监狱,跟着投行去路演的译员,三个孩子的父亲。生活似乎待某些人特别亲善一些,就算白了头发,也是额前的一撮,更像是刻意而为。

而我,则似乎是刚刚结束一轮和生活的挣扎,暂时安生在剑道、写作、工作和旅行那微妙而危险的平衡中。似乎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 Ivan,一个无限崇拜的人,隔几年一见,逼着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或是工作。我知道我其实完全不了解 Ivan,但每次见到他,就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还不够好,还可以再好一点的。

本来说一定要和他合照的,还是忘记了。剩下的只有他在桌边用手机放给我的这首歌。

When you’re feeling lonely, lost and let down
Seems like those dark skies are following you around
And life’s just one big shade of gray
You wonder if you’ll see the light of day

当你觉得孤独、失落、沮丧

乌云一层一层让你神伤

生活中的一切都灰色混沌

让你不知道是否还能再见阳光
Behind the clouds, the sun is shining
Believe me even though you can’t quite make it out
You may not see the silver lining
But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乌云背后,阳光在闪耀

相信我,无论你多么迷茫

无论你多么彷徨

厚厚的乌云背后,是湛蓝的天空
I’ve heard it said that this too shall pass
Good times or bad times, neither one lasts
But thinking that your luck won’t ever change
Is like thinking it won’t ever stop once it starts to rain

是谁什么说过,什么都会消逝

好的,和坏的时光

但以为自己的运气永远如此

就像以为雨后永远没有阳光

Behind the clouds, the sun is shining
Believe me even though you can’t quite make it out
You may not see the silver lining
But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Yeah, there’s a big blue sky waiting just behind the clouds

乌云背后,阳光在闪耀

相信我,无论你多么迷茫

无论你多么彷徨

厚厚的乌云背后,是湛蓝的天空